第一百四十五章百 逃脱

    “现在,能留下你吗?”中年男子放下笛子,噙着冷笑看着牧梨,双眸冷冽,完全没有因为对方是女的,而有一丝怜悯之心。

    牧梨的额头上,流出了一滴汗水,眼前这头凶兽,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她的每一个动作仿佛都被寒冰蝰蛇看中一般。

    寒冰蝰蛇庞大的身躯,立身在远处,一双冰冷得让人发寒的双眸看着牧梨,在它身上感觉不到一丝情感波动。

    它就站在远处不动,像个盘观者一样,戏谑着眼前卑微的人类。

    牧梨身形不在变幻,蛇尾不断横扫,溅起无尽的木屑,浑浊的湖泊,荡起了一圈圈涟漪,雾霭笼罩。

    牧梨不敢有一丝松懈,每走一步,都经过深思熟虑,她知道用寻常方法根本无法逃离这里,她以寒冰蝰蛇为中心,在转圈圈,不时停下,在地上烙下一个印记,动作很快,别说寒冰蝰蛇,就连一直在观看的中年男子都没发觉对方这个细微的动作。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在寒冰蝰蛇面前,牧梨只有逃跑的份,离开这里,才是她的首要任务。

    当牧梨烙下最后一个印记的时候,牧梨苍白的脸色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她笑起来很好看,就连中年男子也有那么一瞬间,被对方的一举一动而牵动心扉。

    中年男子连忙稳住心神,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他愣在原地。

    嗡~

    方圆十五里,以寒冰蝰蛇为中心,地面上突然亮起了光芒,形成一条条有规则的线条,白光万丈,冲天而起,耀眼的光,几乎把半个万枯谷都照亮。

    当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二话不说,持着巨斧连忙往后急退,因为,牧梨布下了阵图,是什么类型的阵图,他不清楚,但是,直觉告诉他,必须离开。

    一个繁杂的阵图徒然生成,阵图中有个硕大的符号,似一种符文,随后阵图将寒光蝰蛇笼罩在内。

    寒冰蝰蛇见状,顿时勃然大怒,它不是因为畏惧阵图而发怒,而是受到了挑衅激起的怒火,它张开巨口,四周的气温瞬间降到了零点以下,冰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一块一块寒冰如同喷泉一般,从它嘴里喷出。

    砰!

    地面上发出了一声闷响,它不是在攻击牧梨,而是地面,它要破坏阵图!

    “哼,现在才反应过来,太迟了。”牧梨微微一笑,下一霎,阵图中的符文全部凝聚在她身上,将她笼罩。

    当光芒消散的时候,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地面上的阵图也随之消失,仿佛像从来没出现过一般。

    一根白如雪的羽绒,从高空中款款而下,立身在远处的中年男子,身形一闪,结果羽绒后,转身消失再原地。

    吼~~~

    寒冰蝰蛇仰天长啸一声,嘶吼声响彻了天地,嘴里不断地喷出大量的寒冰,将方圆百里变成了冰雕,就算如此,也难以平息心中的怒火。

    眼睁睁地看着卑微的兽族消失在眼前,这是一种赤地挑衅,这是一种侮辱,比受了重伤还耻辱!

    好在中年男子醒目跑得快,要不然,恐怕也变成了冰雕。

    寒冰蝰蛇足足发泄了半个时辰,才安静下来,而百里内的凶兽,全部变成了冰雕。

    “呼,好险,差点死在那条恶心的蛇手上,下次我一定抽了它的蛇鞭!”牧梨喘息道,脸色苍白。

    这里四周风沙四起,茫茫一片都是沙漠,一片荒凉,火辣的太阳,悬挂在空,将地上的风沙,染成了金灿灿,如同金子一般。

    牧梨缓缓站了起来,走入风沙当中,消失不见。

    “大王,大王,公主回来了!”一名男子慌慌张张地从宫殿中走了进来,禀告道。

    这个宫殿很朴素,由花岗岩打造而成,但空间却很大,岩壁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凶兽牙齿,或者头骨,看上去略显阴森,地面上铺垫着一块巨大的虎皮,一直贯通整个大殿。

    “公主回来了?在哪,快让她进来见我。”坐在王位旁边的美妇听闻,霍然站了起来,惊道。

    美妇肌肤如雪,虽然有些年长,但绝美的容颜上肯本看不到岁月留下的痕迹,一身结拜衣裳,露出雪白的秀腿,曼妙的身姿,足以让每个男人都疯狂。

    “公主她一回来就往曼谷去了”男子苦笑一声,结巴道,公主的性格,在座的所有人都清楚,要是一回来就面见大王,那才有鬼了。

    “这孩子”美妇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贝齿,就连笑,她都是那么地完美。

    “算了,下去吧,等会我去找他。”美妇朝着男子轻轻挥了挥手,淡淡道,眸子里噙满了溺爱。

    “哼,段虎,去把那个野孩子给我揪回来。”跪在下面的男子还没起身,坐在王位上的中年人冷哼一声,训斥道。

    中年人同样身穿白色衣衫,和美妇的衣着颇为相似,中年人看上去算不上强壮,虽然年迈,但长得俊俏,身上隐隐透出一股王者气息。

    “属下遵命!”站在下列的一名青年男子走了出来,朝着中年人拱手道。

    “大王,牧梨还小,你就由着她吧。”一旁的美妇劝道。

    “小?毫无忌惮地跑去人族的地盘,你说她还小?”中年人冷哼一声,听了更生气,随后让段龙去执行。

    众人都在,美妇也不好发话,便由着段虎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殿外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

    “段虎哥哥,我都说了不去见父王。”

    “大王有令,必须让你去见他。”段虎虽然有些为难,但王命不可违,只能硬抓住了牧梨。

    “你再抓住我,我喊了啊。”牧梨眼见不行,立刻想其他办法。

    “”

    “救命啊,段虎哥哥他摸我”尖锐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站在大殿内的众人听闻皆是摇头苦笑,牧梨这个小魔女的称号真不是浪得虚名呀。

    段虎抓着牧梨的手,快步来到大殿中央,直到将牧梨带了进来,他才放开手,但有些泛黄的脸色却通红无比,单膝跪地,不敢抬头。

    牧梨的实力原本就不凡,但被段虎抓住手却怎么挣脱也挣脱不了,可想这个看似十多岁出头的青年实力不简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