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86 只想冷眼旁观

    清雅将来龙去脉说明,面上是可笑又无奈的神情。这十几年因后宫无人而清净,难得才有宗室里闹出一两件笑话,太后往往特别殷勤地帮着做主想办法,事情在别人身上总是当热闹看,可落到自己身上,这会儿若是叫太后知道孙媳妇红杏出墙,还不把她气出病来。

    “好厉害的人,不过是去了一趟皇子府,就看出这么多门道,要是让她再多开眼界,能把天都翻了。”珉儿的怒意大于惊讶,原想着是一出皇子霸道强幸宫女,宫女委曲求全的故事,如此看来心机全在夏春雨身上,倒是委屈了浩儿。

    “她从淑贵妃口中听得,将来容不得她,希望皇后娘娘庇护,她会好好守着这个秘密,决不让二殿下丢脸。她不求别的,只求能留在三殿下身边。”清雅说道,“您看,她把玉佩也交给您了,说是把证据也……”

    “证据?她若喜欢,我着工匠雕刻各种各样的送给她,赵钱孙李随她挑,她以为这是什么,金牌令箭?”珉儿不屑,冷然道,“何况皇子妃是否红杏出墙,就凭她几句话?”

    清雅问:“您打算怎么办?”

    珉儿道:“冷着她吧,之后若闹出什么事,也是她咎由自取。”

    “夏春雨也罢,可二殿下和秋景柔,您当真不管吗?”

    珉儿叹息:“知道了不管,若出了什么事,我内心难免愧疚,可若管,我怎么管?媳妇是她自己选的,夏春雨也是她要留的,最后要我去替她收拾烂摊子?”

    清雅想了想,劝道:“您必然也不愿看着二殿下被毁了,可若有一天外人知道他被自己母亲选的妻子戴绿帽子,殿下往后还如何抬得起头。”

    珉儿的目光落回那“何”字上,终究是嫌弃地不愿伸手触碰,倘若秋景柔堂堂正正来求自己,让她与项沣合离,抗争淑贵妃强迫的婚姻,而后不论是去跟了什么人,珉儿都会佩服她甚至祝福她,不论如何,她们身体里有着一样的血液,作为儿孙本是无辜的,珉儿岂能没有一丁点怜悯之心。可现在,她暧昧不清地做出这些事,她想好要面对怎样的将来了吗?

    “娘娘?”清雅道,“您是过不了淑贵妃的坎吗?”

    珉儿双眸抬起,长长的睫毛划过冰冷的寒光,摇头道:“我从没把她放在眼里,我是在想,为了润儿。”

    “您是说……”

    “你知道,朝堂里有很多人都不服我,他们总觉得我在背后左右皇上的一切,而照着眼前的形势,数十年后我的儿女得到天下,甚至可能我也还存在着,对他们来说是无法容忍的事,二十年来,有的是人希望我消失。”

    “娘娘您言重了。”

    “清雅,政治不能讲人情,我想为润儿铺设前路,就要替他扫清障碍,对我和润儿而言,让他哥哥消失才是前进的路上最该做的事。”珉儿很冷静,说的也是她心中早就明白的道理,“正如皇上,也愿意儿子们争得你死我活,好在将来守住他们得来不易的江山,他的想法和我是一样的,只是我们所求的结果不同。”

    主仆俩一阵沉默后,珉儿说道:“我不会加害他们,可他们要走什么样的路,即便奔向悬崖地狱,我也只能目送他们。”

    清雅轻轻一叹:“奴婢明白了。”

    珉儿合上双眼,想到白天看见的情形,想到润儿站在姐姐窗外的神情,心中更加坚定,吩咐清雅:“留神秋景柔的去向,暂时不必插手管,至于夏春雨更不必担心,她很聪明,绝不会轻易丢了手里的王牌。”

    清雅应诺,但出门不久又回来,禀告的是二皇子的病情,说到可能是吃错了药,但皇子府的人坚持说没有给项沣服药,事情就变得蹊跷了,现下怀疑的是,有人潜入皇子府想要谋害二皇子。

    珉儿冷笑:“你看,麻烦总是会自己找上门,淑贵妃现在一定要胡思乱想了。”

    清雅心中一个激灵,紧张地说:“娘娘,会不会是秋景柔她……想要伤害殿下,咱们真的不管吗?”

    珉儿手中握起了拳头,她已经猜到这种可能,却不知淑贵妃会不会被仇恨蒙蔽,一心以为自己对她的儿子下手,而忽略了她自己送到儿子身边的危险。真真是应了那两个字:冤孽。

    “我只想冷眼旁观。”珉儿道。

    清雅依旧是最谨慎的人:“若是有一日,夏春雨露出曾经告诉过您,皇上那儿会不会怨您不作为?”

    珉儿摇头:“他一辈子在这些事上摇摆不定,还不许我坚定吗。”

    这一晚,闹到午夜过后,皇帝才回宫,许是怕惊扰珉儿安眠,自行在清明阁歇下了,但隔天一早,珉儿就带着茶水来清明阁迎他起身,疲倦的人懒懒地靠在床榻上,珉儿温柔地为他解下寝衣,笑道:“不过去了一趟儿子家中,怎么累成这样了?”

    项晔问:“可有消息送来?”

    珉儿颔首:“说是大安了,皇上可少些担心,母后跟前,我和淑贵妃自会周全。”

    项晔看了她一眼:“你和她?”

    珉儿避开他的目光,熟稔地为他梳头戴冠,皇帝意识到了什么,也没再吱声,毕竟他早早答应了珉儿,会在夏天前将淑贵妃送走,这眼瞧着一天比一天热,眼瞧着女儿的生辰就在眼前,皇帝这儿却什么动静也没有。

    迎着晨曦上朝去,珉儿站在清明阁门前恭送,宫人们见娘娘得空,立时来问端午节的事,珉儿只吩咐:“热闹些便好,难得淑贵妃娘娘在。”

    众人不解,呆呆地看着皇后,可这句话,却叫清雅也摸不清皇后的意思。

    那之后几日,二皇子的身体日渐康复,连腿上的伤也因年轻体壮,好得比太医预计得更快,到得端午这一天,竟是带着妻子一同进宫贺节,太后见了自然是百般怜爱,要他歇在一旁不要动弹。

    因端午过后,三皇子就要迁出皇宫,太后感慨儿孙们都长大远离,便与身边的项元道:“乖乖在皇祖母身边待着,转眼你就嫁出去,奶奶要再见你就难了。”

    项元本要撒娇开口求皇祖母向父亲求情,免了自己的禁足,结果太后先把话给堵上了,姑娘脸上失望纠结又不敢不答应的模样,惹得项晔大笑,将女儿招来揽在怀中,问道:“还胡闹么,马场那样危险的地方,还胡乱去闯吗?”

    琴儿在边上娇滴滴地说:“父皇,姐姐不敢了,她真的不敢了。”

    项元撅着嘴,拨弄着手上的丝帕,软软地依偎着父亲,又见母亲在边上含笑看她,像是看穿她的狡猾心思,一时脸红得不知如何是好,转过脸躲在父亲臂弯里。

    宴上众人,早已习惯皇帝对两个女儿的宠溺,小的时候被抱在怀里,长大了靠在身边,每逢大宴皇帝总不忌讳带着两个闺女,而这天伦之乐,也只有女儿才能享受。儿子们长大了,见面恨不得站得几丈远,说句话都客客气气,帝王家也不例外。

    淑贵妃坐在底下看着,心中百般不是滋味,算计着也只有等夏春雨生下皇孙,往后能有几年黏在祖父怀里,好让人们明白这宫里不是只有她秋珉儿的儿女。

    可她没想到,热闹的端午宴后另有一件事等着她,才为儿子的身体操碎了心,另一件让她难堪的事,迅速在宫里流传。

    就在端午后的一天,宫人们正式开始为二公主及笄之礼忙碌,一份及笄之礼的名录不知从谁人手里流出,红纸黑字上,竟没有淑贵妃的名头。

    原想贵妃是宫里的人,自然要赴宴而非宾客,可太后和帝后的名头都在上头,是一份为所有人准备菜肴器皿桌椅摆设的名录,上至太后皇帝,下至赴宴大臣家中的稚儿,无一不缺,唯独没有淑贵妃。

    淑贵妃未曾亲眼见过那份名录,但宫里明着暗着,已经把这话传遍了,连长寿宫里太后都被惊动。

    太后尴尬地解释着:“许是年初就定下的,那会儿并不知道皇上要接你回来,你别往心里去,这点小事,把名字添上就是了,难道那一天还没有你的坐处?”

    此刻皇后带着一双女儿就在边上,既是项琴的生辰,二公主本该上前客气几句,可是刚要挪动身体,就被姐姐按住。抬眼见姐姐一脸冷漠,她也就不再管了。

    皇后更是冷漠,太后说什么她便点头,可由始至终没主动开口,太后实在无话可说,瞧见一双孙女,便道:“这么好的天气,你们怎么不出去玩,在这里做什么,出去逛逛吧,天热了就更懒得动了。”

    项元忙起身问:“皇祖母,我能出宫吗,我去看看二哥。”

    太后嗔笑:“看你二哥是假,你不如去别院给你太祖母请安,之后带上侍卫去逛逛,太阳落山前一定要回来。”

    “是,我去探望过太祖母就回来。”项元兴奋地答应着,带着妹妹离了皇祖母的殿阁,不知里头三位会有怎样的刀光剑影,可大人的事,她们最好不要管。

    这样巧,出门就遇见沈云,项元心中一热,但很快就定下心来,与妹妹道:“我想去见秋景宣,很快就回来,你别叫沈云去告状可好?”,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