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解析

    威尔斯的宅邸。

    正午的阳光如往日般倾泻而下,威尔斯宅邸前广袤的田野五彩斑斓。这里种植着威尔斯们收集的各色各样的植物,药物,食物,水果。

    人们如同蚂蚁一般来来去去,穿行在田野之间,悉心养护着这些田野中的作物,不敢有丝毫懈怠。这些为自己的生计与下一个能够习得的符文而发愁的人们,大多都不清楚整个色拉斯即将可能发生的事情,可能知道了也不会在乎——天塌下来总会有高个子顶着,关注自己眼前的事情也就够了。

    宅邸宽阔大气的门前人们来来往往,除了一些负责日常清扫以及一些列杂事的仆人们之外,剩下的就是一些能够有权限于威尔斯们交流的法师,他们关注的事情更广,更多,知道的也更多,所以他们中的大多数脸上都带着焦急,忧虑的神色,即使这些人大多都将自己的脸掩盖在编织着或是紫色,或是金色花边花纹的兜帽之下,匆匆的脚步与压抑的气氛还是能够让旁人清楚的感受到他们的压力。

    “劳驾。”

    文斯跟在仆人的身后,小心避让着走廊上来来往往却又沉默的人们,一路跟随仆人穿行许久。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流逐渐稀少,仆人将文斯带到一扇门前,安静的停在门边,躬身向着卡特示意。

    “您到了,先生。”说罢他便直接退去。

    文斯摘下自己的帽子拿在手里,然后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是威尔斯的声音。

    文斯慢手慢脚的推开门,然后直接被房间正中央桌子上那颗飘在半空中的发光球体吸引住了视线。

    说是“球体”其实也并不怎么准确,这个是一群漂浮在空中,被某种奇妙的手段聚集在一起的符文聚合体,只是近似球体。然后在某种不知名力量的影响下,这些符文散发着光,遮掩住了它们的形象,样貌,信息。

    这一定就是那个“钥匙”了。

    这也是文斯来到这里的目的。

    据那位美丽的火焰遗民小姐介绍,这柄钥匙不仅仅是启动城堡,维持城堡运作的核心,更是为城堡提供动力的关键,内里所蕴含符文之复杂繁多,任何人任何群体短时间都不可能完全掌握。

    更何况城堡本身也是一件颇为不俗的魔法造物,其本身也有抵御黑雾的作用。

    所以想要在短时间之内复制一座火焰遗民们的移动城堡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色拉斯的法师们当然不会就此放弃,虽然他们的城堡能够运载相当多的法师们逃离色拉斯,但是相比色拉斯的人口基数来说,城堡仍然显得不够大。

    处于显而易见的目的与戒备,法师们扣下了火焰遗民的三位职业者,强行将他们留在屏障之内,又半威胁半劝说的让“钥匙”持有者交出符文供议员们参考拷贝,同时妥协似的同意最后一位职业者留在城堡,半自由行动。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这些火焰遗民们并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乖乖的接受了他们的安排,这也让议会着实松了一口气。

    文斯看了看周围围绕在桌子边上,聚精会神观察着光球的大人物们以及坐在正中央,正在打量着他的那位美丽的女性,犹豫了一下,没有先开口,而是老老实实站在门边,同样开始试着观察起漂浮着的光球,一言不发。

    它似乎还在运作。

    文斯心中想着。

    然后他就一直站在这里,似乎过了很久很久,直到他的手脚都开始不自在。

    “喂,门外面来人了。”还是那位美丽的小姐率先开口打破这里让人压抑的沉默,她用手臂支撑着自己的脸颊,长长的头发杂乱的拖在桌子上,这位少女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看起来跟这里非常不搭调,她也是这间房子里唯一一个没有将自己的目光一直放在钥匙上的人:“你们不问点什么吗?”

    这位一定是来自火焰之城,与议员同等级别实力的所谓“职业者”,虽然“与议员同等级别实力”这一点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对方的真实年龄似乎非常年轻,这确实很了不起。

    “他是来问话的,不开口问,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坐在美丽少女身侧的格林戴着自己的眼镜,一边打量着漂浮着的光体,手中拿着羽毛笔在纸上写写划划,一边回答着少女。

    然后他叹了一口气,放下笔,看向文斯的方向:“进度已经不慢了。”

    文斯很想对着格林苦笑,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前一次的回答是:“进度还算理想。”

    再前一次是:“解析速度比想象的快。”

    再再前一次是:“已经在解析了。”

    威尔斯的宅邸现在已经汇集了一大半议会的议员以及在符文方面有深刻理解的法师,剩下的要么聚集在一起心惊胆战的监视着中央高塔,要么还在因为那个已经变成老妖婆的怪物留下的影响固执的与周围其他的法师们保持距离,没准在等待死亡。

    文斯不知道将“进度已经不慢了”这句话带回给期盼着结果的法师们,他自己会被多少人用唾沫淹死。反正上一任来问话催促的人现在正在跟格林的那几个神经都要不正常的倒霉跟班待在一起监视中央高塔。

    进度已经不慢了?什么意思?让我们别催?死亡的阴影就笼罩在头顶上还让我们别催?

    “说实话。”

    啊感谢你!美丽的小姐!最起码让我能想想该怎么客气的回答这些废物大人们。

    应岚轻松地说着话,丝毫看不出她有被软禁或是强迫的样子,语气甚至还有些嘲讽,就像是她心情很好时经常会做的那样:“与其在这里自我安慰,垂死挣扎,我觉得你们不如多研究一下我们的城堡,帮我们开辟一下那里多余的空间,往里面试着多塞一点你们的人更好一点,别到时候你们一个人都逃不出色拉斯。”

    啧,真是一朵带刺的黑蔷薇。就是说的话有点太难听了吧,这里的议员大人们可真的不少呐。

    “呼……”格林长出了一口气,低着头盯着自己面前桌子上的纸张:“您与其在这里跟我们一起浪费时间,倒不如去找找凯特谈谈心。”

    “她不好意思见我。”应岚笑着回答:“而且我也怕你们把钥匙怎么样——”

    “我们甚至连钥匙都没有碰一下!”格林有些愠怒,他打断少女的话,语气也不自觉的有些僵硬:“如果我们……好吧。”

    他对上身边少女的视线,然后很快的软了下来。

    他避开少女的视线,看向文斯:“告诉洛克他们,这里的解析也许还需要一段时间,让他们事先做好准备吧,不要放松对中央高塔米昂的监视。”

    真是一群废物,多少人连一个火焰之城的人都压不住,还解析个屁的符文,都自杀算了,我上没准都比你们好。

    文斯忍住心中的无奈,面上淡定的回应道:“明白了,大人。”

    随即转身离开。

    身后的门重新关上,文斯一边走,心中却在考虑着该怎么让自己留在威尔斯领,最起码这里离那座城堡非常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