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神魔战场

    看着广场中纵队之间的巨大的差距,陆尘心中是百感交集,却又无从说起。

    当下唯有默默的注视着高台上道玄真人的表演。

    道玄真人还在絮絮叨叨的介绍着神魔战场之中的情况,这玩意关系着大家接下来的小命,大家全都认真的听着,聚精会神。

    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即将前往之地的不平凡,可能存在巨大的危险,如果不认真听讲得到相关情报的补充的话,有可能会有大亏的。

    陆尘也不例外,也是认真的听讲。

    过了好久的时间,道玄真人才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退居幕后,聚光灯消失,重新点亮的时候高台之上重新站着五位身披盔甲的威武将军,正是五大纵队的领军。

    他们眼神凝聚,注视着台下的众多士兵,再次发言,这应该是是军队出发之前的壮行词。

    一篇发言,激起无数士兵的勇气,士兵士气高涨的呐喊之声,群情激昂,高举着手中的武器,指向苍穹,定要在这次神魔战场之中立下赫赫战功,扬我军的威名。

    这个时候这场会议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在广场四周的光柱逐渐消失,远处的天穹之上已经出现了新出的太阳,微微发红太阳升起,清晨的阳光带着温暖,为大家带来视野。

    大家终于发现,眼前的高台竟然被一块巨大的黑幕所遮盖着,之前因为聚光灯是打在高台之上的缘故,底下黑漆漆一片,并没有人去有意的观察,这时候才发现了它的异样。

    几位将军的发言也是终于告一段落,道玄真人重新走上高台,踏入虚空中,手中从身后拔出长剑,对着高台狠狠一挥。

    高台之下的帷幕被斩断,露出里面的真容。

    那竟是一面大的夸张的镜子。

    镜子大的镜面不是实物,而是泛着奇异能量的能量漩涡,随着众人的目光,缓缓旋转,其中有七彩的斑斓的黑色波纹频频出现,看起来极为神异。

    “这个就是前往神魔战场的通道,望各位战士旗开得胜,凯旋而归!”

    伴随着道玄真人的一声大喝,远处传来了低沉的号角声,于此同时的还有沉闷的鼓声。

    只见第一纵队有人在高喊,用灵力将声音传播开来,传进每一个广场上在场的人。

    “第一纵队,起!”

    最为东方,也是人数最为多的那个队伍,随着这道声音,开始有序的前进,依次走进那个神魔战场的通道,一个个消失在了巨大古怪镜子中。

    整个过程庄严而肃穆,充满了仪式感,就是陆尘附近的这个杂牌军队的众人都被感染了,满是严肃的看着那些士兵。

    “这才是军人啊!”

    小胖子良荣感叹道,他虽然是来陆无心的军营是想要混日子,但并不代表这个家伙不对真正的军人充满憧憬,应该说每一个奋勇杀敌的军人都曾是少年的梦想。

    只是这个梦想随着自己的懒惰,困倦,以及其他的各种原因慢慢给淡忘,逐渐变成了不可实现的梦。

    然而,陆尘除外。

    对于当不当兵的他并没有什么想法,反倒是看着此时纪律严明的纵队,心中对于先前大声喊的那道声音起到了好奇。

    他小声的嘀咕道:”这不是有那用来传音的法术吗?”

    “为啥还用那绿色荧光石块的话筒,不是多次一举吗?”

    一旁的蜃海正好听到了陆尘的话,他的嘴角有些不太自然的抽动了两下,然后酷酷的吐出两个字。

    “装逼。”

    陆尘直接是脑门飞过几道黑线。

    的确,用绿色荧光石块来看的话,的确是要比直接用法术效果装逼的。

    他奶奶的熊的,自己怎么忽略了这个问题。

    道玄真人作为主持人,为了视听效果,自然是要更加的高大上一些,因而需要异界话筒这样的装备起到衬托的效果,但是纵队中负责喊话的人,则根本不用想这么多,更多的讲究的是使用性。

    最终造成了这种情况。

    就在陆尘跑神的时候,第一纵队已经基本进入神魔战场之中,第二纵队已经在做准备,即将进入神魔战场但是陆尘发现了一些问题。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进入那个巨大的镜面之中,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被那个镜面给排斥,不能进入。

    陆尘的眸子很是晶亮,一下子就看得出出来发生了什么状况,那几个士兵的真实实力严重超标,所以进不去,于是陆尘就有了思考,你说自己现在将近百枚的金丹实力,是不是自己到时候也进不去呢。

    你说别人一看自己几百层的筑基实力(陆尘的气息外放,做出的掩护),竟然也进不去镜面世界之中,是不是说这个镜子出现了什么问题呢。

    就在陆尘思考之际,那些纵队的士兵已经有条不紊的进去了大半,高台之上的五位将军模样的人也是满意的点点头,也是在相互说些什么,只不过他们的身边似乎有特意的灵阵保护着,根本听不到他们之间的谈话,只是看到那位象征着陆无心军队的将军脸色有些难看。

    应该是剩下的几位将军在嘲讽陆无心军营的这位代表只拿出了这么多的士兵,那位负责陆无心军营的代表讪讪笑笑,也不再与他们讲话,而是将目光重新投向台下。

    台下,其他纵队的人员继续进着,唯有陆无心军营之中的有着不少的窃窃私语。

    没办法吧,别的纵队中的士兵尽管也是新兵,但是对于即将进入的神魔战场他们早早的就听说了,心中也都是早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陆无心军营这些就不一样了,有不少的人跟陆尘一行人一样,这才前脚刚一进入军区中,下一天就被拉到这里充数。

    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也没有什么愿意不愿意之说。

    再加上之前道玄真人对于这神魔战场一些危险性的讲解,他们心中肯定是更加的幽怨十足,极为的不乐意。

    要说自己的军营中找不到相应的士卒,想想都是不可能的,就算是现在陆无心的军营之中再怎么差也不可能差到这种程度,唯一能够想象的原因,那就是那些老兵根本不愿意来。

    为什么不愿意来呢,还用废话吗?

    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并且还有可能遭遇危险,你说谁愿意来呢。

    总的来说,各位心中都明白了自己炮灰的位置,但是在进入军区之前,大家都是或多或少的知晓些现在军区的状况,想要逃跑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想到这里,陆无心军营的这一军营变得更加的乱糟糟了,本来就不一条心的队伍更加的分崩离析。

    上面高台之中的代表陆无心军营的代表人渭水汉似乎也是从高处看到了这一点,他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这一手不太道德,可是也没办法。

    现在的陆无心军营可不像是曾经的陆无心军营,早已经是被各种力量架空,自己能够使用的权利真的没有太多。

    那些家伙的士卒肯定不愿意给自己做炮灰用,自己也不会傻着用自己的亲兵进入那神魔战场,明摆着就是拿去送啊,活着的可能小的世界,那不是在削弱自己的力量嘛,傻子也不会干这么事情啊。

    但是呢,这些家伙虽然说是被自己赶鸭子上架抓壮丁来到这里的,但是他们真的在神魔战场表现的太差的话也是不行的。

    现在自己仅仅弄来了这么点人已经是被其余的四大军营的代表人给嘲弄了一番,自己可不愿意等这件事情结束,再被他们给嘲笑一顿,最起码这么多人也要弄出点事情,算是给自己长长脸。

    所谓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动力。

    他想了想,跟身边一直跟着的心腹招了招手,秘密私语的交代了几声,那心腹点了点头,飞快的退了下去。

    很快的时间,陆无心军营代表渭水汉的心腹就来到了陆尘所在的这个很明显就不太专业的队伍中,大声的招呼着。

    所有人暂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开始认真听了起来。

    “各位勇士即将面对凶恶的神魔战场,在那里你们将会遇见各种奇异的冒险……”

    极为公式化的发言,陆尘原本打起的精神一下子没了大半,许多人也是眼神中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光变暗了,这他喵我们还以为有什么转机呢,结果来了一个没有任何实际效果的大忽悠,谁愿意搭理他啊。

    见到众人的模样之后,这位心腹立刻停止了自己的长篇大论,开始进入正题。

    “正是因为大家的辛苦,我们的渭总指挥给各位带来了福利,这个福利只给参与神魔战场的各位,分别根据大家在神魔战场的表现,收获,评选出来前十名。”

    “每一名都会获得丰厚的奖励,甚至第一名渭总指挥第一次拿出了军长职作为奖励,第一名直接晋升为军官,担任军营中的弑魔长一职……”

    一言既出,立刻整个纵队的人都沸腾起来了。

    军职!那可是极为宝贵的东西。

    相传想要在军区升官,必须是要经历过真正的战场,那是与魔族的厮杀,最为残酷激烈的战斗,一不小心就会因此殒命。

    每一名军官都是身经百战,身上有密密麻麻的伤疤,这是荣耀的见证,这里没有什么所谓的文职,实力就是一切,只有你真正流过血,打过仗,才算是真正的有那个资格。

    然后就是资历,讲究的是在参军的时间,这个也是刚需条件,毕竟只有充足的时间才能证明你对军区的忠心,万一刚刚就把你任命为军官,手底下一批人,然后第二天你带着手下的那群兵投诚了,你说这跟谁说理去。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事情,反正是十分复杂,反正这个军职可是极为珍贵的东西。

    原本低沉的气氛一下子被渭水汉的这位心腹给调动起来了,甚至大家的脸上都有着跃跃欲试的心,想要赶快进入神魔战场之中,建功立业。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大家都知道神魔战场的危险性,但是大家更是明白那真正与魔族一线厮杀战场的危险性,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如此天赐良缘,自己不接好怎么行呢。

    见到自己的话起到了相应的作用,那位心腹满意的点点头走开了。

    望着一脸兴奋起来的众位,陆尘低着声音,小声的问身边的良荣。

    “良荣,那什么的弑魔长算是什么级别的啊。”

    小胖子良荣竟然也是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啊。”

    “不过听起来蛮牛皮的样子,应该还不错吧!”

    陆尘直接就无语了,这渭水汉不会就是开了一个空头支票吧,用来忽悠在场的各位,反正以在场众人的素质,比上身边其他纵队的素质不知道要相差几个等级,与之相比较,自己纵队的存活率果然堪忧啊。

    “这个老不死的东西!”

    陆尘心中暗暗骂道,不由的对高台之上的那个身影竖起了中指,高台之上的渭水汉也没有看到,他只看到自己的心腹在说出了自己空头支票之后,士气大振的队伍,不由的满意点点头。

    这才像回事嘛!

    …

    终于,在良久的等待之后,终于轮到了陆尘所在的陆无心军营的纵队。

    队伍的缓缓前进,进入镜子中的世界,他们这个纵队的队形那叫一个奇葩,懒懒散散的,要多松散就有多松散,跟之前的队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简直就是一个是正规军,一个是伪军,极为的生动形象。

    陆尘在镜子面前停了下来,看着镜面中依旧缓缓而动的漩涡,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往镜子的下面扔了一个破碎的石珠,他的动作极快,并没有人看到,然后陆尘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继续前进。

    他并没有想别人一样直接迈步进去,而是伸出手试探了一下,感受着镜面的漩涡并没有排斥力,陆尘的心中这才稍稍心安一丢丢,这镜子并没有因为现在自己是金丹而将自己排斥出去,自己还是能够进入镜面中的世界的。

    当下也没有什么犹豫,直接一抬脚,迈步进去。

    极为严重的眩晕感,那是空间穿梭所留下的后遗症,等陆尘的身体上的这种感觉消除,他张开眼睛,却发现了自己伸出了另外一个广场中。

    身边都是密密麻麻的各种各样的人,正是自己之前在广场中看到的那些士兵,应该还不止。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了,陆无心所在的军营以及剩下四大纵队的军营所在的是一个军区,为东南军区,除了东南军区之外,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军区,为西北军区。

    两个军区相辅相成,共同抵抗魔族的大军入侵,这是人类最为有力的两大中坚力量。

    而现在自己眼中的这些人,应该有不少应该就是那西北军区的士兵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