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5章(1/3)

作者:赵十一月
本由 。lxs520。 首发前头的梅花宴果然已经开了,沈采薇连忙拉了沈采蘅对着上头的先生礼了礼,然后才跟着入座,柳于蓝就跟在她们后面,亦是跟着落了座。.xs520.

大约是哭过了一场,现下的柳于蓝反倒神色冷静,落落大方。沈采薇本还对她的事心怀了几分不忍,但见着她这模样又生了一些怀疑,只是不好出口,暗暗埋在心上罢了。

沈采薇估摸着自己马上就要结业,也不愿意去和那些第一次参加赏梅宴的姑娘们争风头,不过是随手写了一首诗便递了上去——总不过是玩乐罢了,到了她这样的地步,低调反倒更显沉稳些。反正,现下的松江女学里面谁不将她视作才女,偶尔让一让旁人也是好的。

过了一会儿,先生收了花笺,分看起来,因着心情尚好面上不由得露出几分闲适的笑意来。

沈采薇给自己和边上的沈采蘅、杜若惜都倒了酒,笑盈盈的道:“梅花宴上的梅花酒,一年只能喝一回,我都惦记了好久。”

沈采蘅也是连连点头:“是了,喝着甜滋滋的还有梅花香,确实是好喝。”她眨眨眼,随手捏起一块梅花糕,慢悠悠的吃起来,调侃道,“反正后面的赠梅,二姐姐你是不用担心了。多喝点酒也没什么。”

这话的却是沈采薇已经和李景行定下了,再不用忧心婚事——赠梅赠梅,虽是雅事但也是从侧面反映一个姑娘在婚嫁市场的身价,梅花多的自是一家有女百家求,梅花少的却是寻不到称意的亲事。

沈采薇瞪她一眼,面上微微有些红:“混什么?好酒都堵不住你的嘴?”着便没好气的把酒杯塞给了沈采蘅,低头自己喝起酒来。

杜若惜倒是不知道这两姐妹打得什么哑谜,目光来回转着,连忙拉了沈采蘅的袖子道:“可不准瞒我一个?快,快......”

沈采蘅悄悄的瞥了沈采薇一眼,见她只是坐着并没有拦着,眼珠子一转便凑上来拉着杜若惜悄声起来。

她们两个正着李景行,却不知道这会儿梅林对面的李景行正心烦着呢。

他眼角余光瞥见那个“不知从哪里混进来”的徐轻舟和他手上的梅花,挑了挑眉,心里烦得很——看来看去,还是情敌手上的那支梅花更好看一点啊。

李景行本就是果断的性子,想了想后便拿着自己的佩剑在边上的梅林里头刺了几剑,落梅如雨,仿佛红雪飘飞。他则是不紧不慢的给自己拾了一大捧的梅花。

跟在李景行身后的那人不由僵了僵脸,提醒他:“景行。你是不是忘了——一人只能投一支梅花的,要不然那些人指不定要你如何花心呢。”

李景行捧着一大束的梅花,红梅殷红如同胭脂,将他本就白皙如玉的面庞映出几分红来。便如昆仑雪峰上的一点红,清极艳极,难描难绘,叫人一眼就忘不了。

李景行依旧是一张清风明月般的君子脸,瞥了他一眼,接口道:“我只投给一个人,怎么算是花心?”

呵呵呵,那你都把花捡走了,我们投什么?作弊作成这样,真的大丈夫吗?

徐轻舟在边上亦是笑了一下,仿佛觉得好笑似的,温声道:“李公子少年气盛虽是情有可原,但这样对其他人怕是不太公平吧?”

李景行淡淡的回道:“怎么,徐公子富可敌国还在乎这么一点儿梅花?”

徐轻舟被噎了一下——“富可敌国”这个词暗地里还行,若真是明面上起来,作为商人的他还是尴尬的。再者,和李景行那一大捧梅花比起来,自己和其他只拿了一支梅花的人似乎显得有些“气”?只是,这时候再去多折梅花反倒显得有些幼稚了。

怎么回应仿佛都是错的。所以,徐轻舟只得住了口,摆出一副不与你计较的模样。

李景行也没再什么,颇有些事了拂衣去的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