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大哥哥你要赶紧学幻术

    “小心!”那脚是雪做的,差点踩到他们。熙朵抓着雪孩子,赶紧躲开那大脚。

    “大胆雪孩子!你竟敢带人类过来?!”大雪脚大主人喝道。本以为这人的脚这么大,那身高一定也是好几米的那种吧。熙朵有巨人恐惧症,不太敢看。

    可谁知,熙朵只是不经意地一瞥,居然差点笑出来~~~

    哈哈哈,也太滑稽了吧。那人虽然脚大,但是身子却是正常的大小。这不禁让熙朵想到传说中的——天残脚。

    熙朵见玉坤瓶不停地闪,这频率,看来这个雪怪一定可以增长不少经验啊~

    “大……大王……”雪孩子赶紧低下头,虽然带着熙朵过来了,但是他看到大王还是害怕啊。

    雪怪冷哼一声,看向熙朵,却突然注意到熙朵手中的瓶子。他思忖着,这个人类定是不寻常,居然能够过了断崖到了这边。这瓶子……究竟是什么呢?

    “手里拿的什么玩意儿?!”雪怪问。

    熙朵笑了笑,扬了扬瓶子,得意道,“传说中的乾坤大挪移怼天怼地怼空气的玉坤瓶没听说过?”

    雪怪望着那精致的青色小瓶子,似懂非懂,“啥玩意,名字这么长的……”

    没容他仔细看,熙朵一瓶子就招呼过去,接着催动咒文,就要收了这个雪怪。

    然而雪怪意识到了不对劲,一脚呼了过来,将玉坤瓶踢到了一边去!

    “呜呜呜~~姐姐,我们是不是要输了?”雪孩子大哭着,见熙朵的法器都被踢走了,可怎么办啊?

    熙朵见雪怪攻了过来,一个闪身,躲了过去,“嗯哼~还早呢,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说完,她一跃而起,一个回旋踢踢在雪怪身上。但是雪怪的身体是由雪组成的,踢完了也能愈合。

    朵姐一个后空翻直接甩出钻石刀,又召唤出噬魂剑,一股脑儿地全向雪怪身上招呼了过去。

    雪怪的两只手臂被砍飞了,但是却很快长了出来。

    ……

    尴尬了,还是么有用!

    在这样下去太耗体力啊~

    熙朵一面和雪怪周旋着,一面想办法。终于想到一个办法,她催动火球术,果然,一阵爆喷之后~~~

    哼哼~那雪怪霎时间化为一滩冰水。

    “……姐姐,我们赢了?”雪孩子很开心,但是却还是不敢相信。

    熙朵笑着点点头,“必须滴~”接着催动玉坤瓶,瓶子从雪堆里飞了出来,那雪怪就被收了。

    “轰~轰~轰~”一阵阵奇怪的声音响起。

    “雪崩了?”熙朵见情况不好,连忙催促雪孩子离开。

    但是这并不是雪崩,而是脚步声。数以万计的大大小小的雪怪,向他们走来。

    虽然这些雪怪都不及大王厉害,但是熙朵一个人对付起来回很吃力的。

    糟了!人手不够。

    三十六计走为上,熙朵趁着他们还没太靠近,赶紧带着雪孩子一起跑。

    雪孩子变成一个雪球在地上滚,熙朵也是撒开了双腿狂奔啊。

    眼看就要到断崖了,但是那些雪怪也越来越近了。

    怎么办,他们会封住路的!

    被这些雪怪碰到就会全身都落满雪,然后整个人都淹没在雪堆里,被冰冻而死。

    呜呜呜,我不要啊~~~城城,我还没和你白头偕老呢~

    “破!”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是翊然?!

    “敢不敢有点集体意识,下次不要单枪匹马闯敌窝!”翊然真的对这丫头无语了,自己就这么单枪匹马过来,让人担心死是不是?!

    呜呜呜,熙朵真的太感动了,看到了希望。

    翊然催动心诀,用闭气诀解决掉了好多雪怪,“干什么呢?二朵,赶紧跟我一起走。”

    “……可是。”熙朵犹豫。

    翊然快急死了,“可是什么啊?快跟上。”

    “这断崖我过不去,灵力还差点儿。”熙朵有些难为情。上次还和翊然吹自己的功力多牛掰呢,这不,露馅儿了。

    翊然哭笑不得,“得了,我背你过去吧~”

    熙朵点点头,赶紧上了翊然的背。

    然哥也是个跳远冠军,这一跳“刷”地一下,绝对刺激!

    过了断崖,他们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这下子心情好多了,雪孩子也不用再受控制了。

    “然哥,那些雪怪还会不会再害人啊?”熙朵很担心还有其他无辜的人被他们害。她回头看了看,已经看不到那断崖了,而且他们再往前面走就可以回到雪乡了。

    翊然摇摇头,“不会。这些东西的老大被干掉了,他们也会跟着消失。刚刚他们的出现也只是昙花一现,最后的挣扎。”

    熙朵点点头,整理了下身上的雪。这雪,又下起来了。

    刚到雪乡的入口,就见有个人等在那里。

    那人似乎站在那里很久了,已经快冻成“雪人”了。

    熙朵盯着那红围脖,一眼就看出那是辛城!

    这参差不齐的,起针20针,却织成30针的围脖,除了杨熙朵还有谁能织出来?熙朵美其名曰:不对称美。

    这围脖中间还有很多洞,因为错针了。但是城哥却是入了冬就戴着,出门几乎都不离脖子。就算他的其他围巾再贵再好,都不如这个让他喜欢。

    熙朵见城哥都快冻成冰棍儿了,连忙飞奔过去。这会儿,熙朵的酒劲儿也都下了,一下子扑到辛城怀里,“喂,你在这儿傻等什么啊?冻死了。”

    辛城的手也是凉凉的,这个男人,为了等她,手套明明拿着了,也忘了戴。

    熙朵只好亲自帮他捂手,他的睫毛都结了霜。

    “傻丫头,以后有事的时候告诉我,我都担心死了。”辛城感受着她小小的掌心的温度,但是却怕弄冷了她,坚持不让她帮忙捂手。要不是翊然告诉他,他真的要担心死了。

    熙朵却不准他把手拿回去,“哎呀,这次不是情况紧急么?你快跟我回去吧,我给你弄点热水~”

    俩人互相关心着腻歪着,翊然终于看不下去了,冲过来对他们说,“捂手回去再捂不行么?跟这儿待着死冷的,一会儿咱仨儿都成冰棍儿了!”

    随后,他白了一眼辛城。你都冻成这样了,还在这儿和她甜言蜜语的,真的还是冻得不彻底啊~

    辛城笑了笑,揽过熙朵的肩膀往回走。那个雪人就突然窜到城熙二人的身边~

    城哥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看到着会动的雪人并不意外,就和他聊着天。

    谁知那雪人见翊然在前面走得很快,连忙就对辛城悄悄说道,“大哥哥,我觉得你得抓紧学幻术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