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史官的觉悟 六 (2/2)

    【悠阅书城a,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需衡苹果i下载】

    班谨看夜已深了,便起身对二人行了一个大礼:“感谢二位老师教导于我。”

    温灵微笑着让他起身。

    班谨不敢起身,继续说道:“请容许在下请教最后一个疑惑,作为一位史官,我想知道,神灵是否介意人族对祂的记录。而人族记录史实之时,对于神灵之事,究竟是如实记录,还是隐神而写人?”

    温灵正要开口,大堂的帘子突然又被人掀开了。

    来人是一名大约二十多岁的男子,不知怎的,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白色的,材质似丝帛,又似树皮的物件。

    那男子不说话,也不顾之前温灵让众弟子退下的命令,闯入屋内,直接便向他们几人走了过来。

    班谨刚觉得这人毫无礼貌,却见温灵与周夏立刻起身,迎了上去。

    见温灵与周夏起身迎接,那男子便道:“免礼,给我拿点好吃的,我要休息下,看了一天数学了快死了。”

    说着,他把手里的白色物件往周夏手里一放,周夏接过,替他放在了桌子上。

    温灵忙去沏茶,而周夏则赶紧挑了一些点心放在盘子里送上。

    班谨看得目瞪口呆,这人到底是书院的什么人?还能让院长给他沏茶的?

    男子接过茶水,喝了一口,赞道:“还是温灵你泡的茶好喝。”

    周夏忙把一块枣糕递到他手里:“老大不能只夸温灵,快吃吃看枣糕。”

    “又不是你做的。”说着他还是把枣糕放到嘴里,“还行吧,可以给你打8分。”

    见班谨尴尬地坐在一旁,男子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是崖国的史官班谨是吧。”

    班谨一愣,这人难道认识他?

    男子咬着枣糕,吐词不清地道:

    “记录历史的事儿,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别想太多,葛涉当初就是因为想太多,留下了莫名其妙的史学传统,硬要说神灵提倡人类只记人族之事′实呢,你们史官,爱怎么记,就怎么记【自己兴趣发挥也行。反正啊,历史只是给你们人族自己看的,既然是自己看的东西,又何必在乎神灵如何看待呢?神灵不会管你们这么细的×于你另外问的问题,温灵答的还不错,以他所说为准吧。”

    “不过葛涉有句话倒是没错,人族确实应该自立一点,别老想着麻烦神≠琢磨点神的想法,多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比什么都有用。”

    说完这么长的一番话,他已经把枣糕吃完,于是又从周夏献宝似的手上拿起一块桃酥,咬了一大口。

    在下一刻,他把桃酥沫子整个喷了出来。

    “这什么玩意啊?太难吃了吧?油腻的要死。碱还放多了∧买的垃圾桃酥,温灵,下次叫你的弟子们不要买便宜的零食,没钱了我给你啊。”

    温灵连忙重新沏茶给他,他拿起茶杯就漱口,一点也不在乎这茶有多名贵。

    周夏立刻气鼓鼓地道:“哇!是谁买的,太过分了!把老大都坑了。老大,给我钱,我帮你去外国买好吃的!”

    男子立刻给了周夏一根金条。

    班谨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从哪拿出这根金条的。

    他想说什么,却只觉得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葛涉曾写过:“毋言神灵,以敬为上。”

    于是,最终,班谨向男子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又与温灵和周夏道别,便退了出去。

    随后,立刻有手持灯笼的弟子上前为他引路,带他回到客房。

    路上,班谨忍不住问道:“请问小哥,不知书院里那位地位尊贵的客人又是何人?就是约莫二十出头的那位。”

    弟子摇头道:“我也不知,不过,院长让我们不要议论他。”

    班谨点点头,最终没有再多说一言。

    次日,班谨便带着书童,坐着马车回去了。

    数日后,班谨在崖国的册府之中,重新编修了《崖史》。

    他不再如老师所教导的那样避讳神灵之事,而是将所发生的事情,从史官的视角,加以记录。

    既然神灵都说,没关系,依他想记的方式来记,那么他就还原历史以真实。

    “崖国268年●降天汾知北城,文消史退。”

    他没有记录神罚的原因,因为凡人无法揣测神灵的意图。

    但是,神罚的后果,他会替人族永远地记录于史书之上,用于警醒后世之人♀,也是史官的职责。

    编修《崖史》的工作持续了数月也未完成,一天夜里,班谨依然在册府内室点起一盏油灯,坐在桌前,用蝇头小楷做着修订的工作。

    有人在外面轻轻问了一声,班谨应了,让他进来。

    那人推门进来,正是册府现任的尹,他是班谨的弟子。

    “都这么晚了,老师要注意身体啊。”

    弟子登地说道。

    “你过来坐着吧。”班谨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弟子过去,坐在他的身边,好奇地看着他正在编撰的记录。

    班谨的手里,刚好拿着的是崖国236年的那份竹简。

    和三十年前……可真像啊。

    班谨一瞬间,只觉得恍如隔世,一切再现。

    他把竹简交给弟子,说道:“你来读一读这段历史。”

    弟子有些不解,但还是接过了竹简,朗声念诵道:

    “崖国二三六年,荆国五五年,温垣遭巨石……”

    他也念不下去了,因为这里的记载被班谨划去了。

    班谨指着后面新添的竹片,说道:“接着后面的念。”

    弟子看向后面新增的记录:“荆国五五年,神殛温垣以石于市,昭示人族。荆国五七年,温寓温雅为太女。”

    他不解地问道:“老师,为什么要更改这里的记录呢?”

    班谨叹道:“我以前依循我老师的教导,认为神灵之下,人族只能战战兢兢,揣测神意∏以为神避讳。但如今,我明白了,人族所为,只需义方行正便可,神灵不会在乎小事,而历史,还是以真实为上。”

    弟子似懂非懂地点头。

    ……

    三年后,班谨穷尽心血,将《崖史》彻底编修完成。

    但是崖国还存在着,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历史,后续的部分,被他交托给了册府的尹,让自己的弟子继承自己未尽的工作。

    又过了两年,班谨病重,弥留之际,他握着弟子的手嘱托,未来若有疑惑,一定要去向荆国的道院,找温院长讯问。

    并且,常怀谨慎之心,不可冒犯道院中任何人。

    弟子将其记在心中。

    妙书屋

    tt:///txt/105193/

    。_

    【悠閱書城一個免倏磿膿源a軟螅沧渴謾需ggle lay下載安裝,坦謾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代码开始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