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万剑奥义

    “该死的窃贼,你们必将受到应有的处罚,把我族儿郎还回来$若不然形神俱灭,永生永世受江底炼狱之苦。”

    “我族的勇士们,是时候唤醒人族对水族尘封的记忆,让他们知道水府不可欺。”

    “杀!”

    “杀!!”

    “杀!!!”

    大江之水翻滚,一条条蛟龙以极快的速度滚滚而来,数之不尽的虾兵蟹将破水而出。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对着孙齐和林子墨冲杀』是因为还有一段距离,需要一些时间。

    “咚!咚咚咚……”

    战鼓在水面上响起,无数旗帜招展,蛟龙蛋被盗以彻底激怒大江蛟龙宫。大量水族兵马,浩浩荡荡的登陆』边掀起惊涛骇浪,一边前赴后继往前面冲杀。

    “小子还不快跑,这里自有老朽阻拦∶你兄长速速前往武当求援,要不然就算有十个北君也不够它们杀的。记住了、能让你活下去的,只有武当$若不然整个北疆,都会化为废墟。”

    “走、快走……”

    孙齐大急。

    怎么看怎么感觉这老头不厚道,典型祸水东引—不是自己恰巧看到,说不准待在上蔡等待封君仪式的时候,一大堆蛟龙就杀来了。而他就能从容不迫,扛着蛟龙蛋桃之夭夭。

    “你说走就走?这样小爷我多没面子—通报北君,你自己去,别拉上我。”

    林子墨虽然这样说着,脚下的飞酱直扑孙齐♀老头太缺德了,虽说只有上蔡可以挡住大江蛟龙宫,但就这样白白当刀让人心中极度不爽。

    “你……”

    孙齐大怒,想要说什么,却见林子墨脚踩飞骄在上空,不由得咂了咂舌〔么意思?这小子不是骑着一头狼吗?不对,那头狼好像已经托着孙女走了。

    不好、蛟龙蛋。

    老夫忍受被杀的握,不会到了最后白白便宜这小子,养出一堆蛟龙宠物吧。

    “没有人是傻瓜,把北君当刀,你就要做好被反噬的准备。”

    林子墨心念一动,立即打开气运商店♀个时候可不能傻乎乎的冲上去,一看孙齐就是强者,怎么能让他一点力都不出。

    【您获得君旨(普通)】

    能承载君王意志的旨意,虽说普通品质不能化解危机。但大江蛟龙宫的目标是孙齐,他一直怀着坑北君的目的≡己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

    这样的高人不容易死,也死不了,反而坑一下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这是?

    不好……

    他怎么会有这件东西?难道是北君给他的?

    就算北君想给他,可现在册封为君的旨意并没有抵达≮名不正言不顺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出现君旨。

    “承北疆之气运,化为天堑。”

    薄薄的卷轴缓缓打开,无数气运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几乎折睛就在孙齐的眼前形成一道光幕‰要破除阻拦,必须用军阵之气,但此地为北疆怎么可能会出现效忠于自己的军队。

    孙齐默然。

    面对异族之时,气运基本上能形成言出法随的效果,也是人族能独霸主世界的根本所在。

    “轰隆隆……”

    雷霆滚滚无数蛟龙盘旋,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甚至能隐隐约约看清最前面一名虾兵的面容★齐慌忙看向天空,此时林子墨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靠!居然被这小子,坑了一把∫这条老命,难道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吗?现在的北君毕竟名不副实,而且楚国北疆气运也严重不足—不然不用武当出手,仅凭气运就能镇压大江蛟龙宫。

    堵了、若是能撑到光幕消失,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该死的小子,别让我抓到你,要不然也让你尝尝现在的滋味。

    “该死的窃贼,盗吾等蛟龙蛋◆不将其生吞活剥岂能泄吾,心头之恨±、人族必须死,必须死……”

    一条蛟龙咆哮。

    狂风席卷乌云滚滚,密密麻麻的雷霆,在其中交织。

    “刺啦!”

    “刺啦!”

    前有气运形成的天堑,后有无数蛟龙统帅的水族兵马,让孙齐心中发寒。狠狠一咬牙,大不了拼了×于找那臭小子算账,等活下去在说。

    林子墨看着浩浩荡荡扑来的蛟龙,以及背靠气运之墙即将和水族交战的孙齐,嘴角浮现出得逞的笑意。不是自己不想和这些怪正面硬扛,只是深深的明白,这样做只是平白丢一条命而已。

    这老头一看就是高手,就让他顶一下,大不了动用君旨准备随时跑路×于他的命,有道是祸害遗千年,估计是死不了的。

    “老头、你就慢慢玩,我先走了,你我上蔡在见。”

    林子墨高声说着,化为一道流光往北方飞去。等飞了一段距离之后,就转身隐藏在暗处观看§知道这老头的真正本事怎么样,倒不如暗中观看更加稳妥一些。

    “臭小子,你、你、你……”

    孙齐气的跳脚,面对已经没有踪迹的人影,只能想办法应对来至于蛟龙宫的攻击。臭小子老夫重来就没有坑过你,只是让你去上蔡带信§地良心这算坑吗?居然还给老朽玩心机,气煞我也。

    “大王有旨。”

    “诛杀人族贼子。”

    “领旨。”

    浩瀚声音响起,一条蛟龙呼啸而来,数之不尽的虾兵蟹将滚滚而至★齐不在濒实力,心中一发狠,不仅没有后退反而上前一步。

    “嗡!”

    一扇门缓缓打开,孙齐满脸含煞看向西方,所幸把怒火转移到他们的身上℃对蛟龙主力也许还有些惧意,但面对这些先锋却没有多少压力。

    脑海浮现出林子墨的身影恨得牙痒痒,小子、你等着,这仇必报。别以为一个北君就能保护你,该算的账,你终究要还。

    “水族异类,老夫岂是你们能追杀的存在♀里终究是我人族的世界,既然找死岂不成全≠唤之门,开!朱雀焚天。”

    “啾!”

    鸟鸣响彻天际,被打开的门中出现无尽热浪,所有水族仿佛遇见了克星纷纷下意识后退了几步§雀、这该死的人族居然和朱雀签订过契约。

    好强。

    虽然里面的召唤兽还没有出现,仅仅从这股气势中,就能感受到不可匹敌的力量。不知道武当张三丰有没有这么强,也许他也是这个层次的强者♀一刻林子墨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对天际主世界的顶级力量一无所知。

    只是这只召唤兽,能抵御蛟龙宫的攻击吗?

    带着这个疑惑,目光看向孙齐,静候惊天一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