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6章 初次对垒(1/2)

作者:独爱素颜
陈惊凤收敛了表情,眯着眼盯着李瑾瑜。

“这世上的男女怎会有无关情爱、纯粹的心心相惜?”

李瑾瑜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转脸看着窗外。

从这里望去,隐约可见窗台边角有一棵几近光秃的树,然而,一阵寒风袭来,仅残留几片的干黄叶子也被掠了去。

不知想到什么,他眸中神色晦暗不清,过了几秒才回复道:“就算没有,于我而言,也不过是多了个求而不得。”

“就算没有”……这是不否认喜欢莫问了。

“求而不得”……喜欢一个中了绝毒的人自然是求而不得。

可为什么前面还要加“也不过是多了个”?

陈惊凤反复思索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同病相怜的孤男寡女长久相处,自然容易生出些许情愫,但莫问中了毒,是个有今天没有明天的短命相,聪明如李瑾瑜,怎会容许这种事发生!所以那点刚萌芽的情愫一被察觉,就被他理智的掐灭了。

结论一出,再联想他之前的反应和说辞,陈惊凤就越发觉得是自己想的那样。

陈惊凤思索时,李瑾瑜也望着秃枝发呆。

因为这个病,他的父母和他并不亲近,除了三哥,其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更视他如陌路。只有莫问和他走的最近,他曾想过原因,或许是因为她是女医者,又或许因为他们同病相怜……

他没爱过谁,他不知道他对莫问是什么感情。在他心里,她是天边皎洁美好的月亮,是他暗无天日里的光,是让他继续活下去的动力之源。

不甚明亮的阳光透著薄薄的云层洒落下来,映在李瑾瑜的脸上,陈惊凤观察到他不同寻常的脸色,眼角沉了沉。

“无论‘求不得’,还是‘要不得’,终是‘不得’。我儿瑾瑜无需介怀,因为你值得更好的人。”

李瑾瑜像是没听出她语气里的告诫与提醒,玩笑般地自嘲道:“姨母还是如此,哪家姑娘会看得上我?”

见他转移话题,陈惊凤略挑了下眉毛,低头拂袖,轻轻回了句,“哪家都行,只要你愿意。”

李瑾瑜失笑,“姨母真是……”

“我怎么了?我儿优秀,理当如此!”

李瑾瑜倏地收起疏懒散漫,郑重地唤了声,“姨母。”

“啊?”

“别为难她。”

陈惊凤嘴角一提,稍纵即逝。

“知道了。”

“你答应了?”李瑾瑜盯着她的表情,不愿放过任何细节。

看着这个从小疼到大的侄儿,陈惊凤终是柔和了下表情,“你都如此说了,我能怎么办。”

两人又说了会话,话题主要围绕李瑾瑜的身体。后来还是李夫人送药过来,陈惊凤才告辞出来。

卧室和书房离得很近,从卧室出来,沿着长廊转个弯就是书房所在。

书房木桌上摆放着茶壶、茶杯和书简。

短短一个时辰,思思已换了三壶茶,但搁置一旁的书简却没翻动一下。

阳光在莫问脸上游走,但她却周身发凉。

一见面就用毒……陈惊凤是认出她了?还是只是为李瑾瑜打抱不平?可不管是哪种原因,她诚然是个武断又狠辣的人。

莫问不敢想象若陈惊凤知晓唐云被抓,又会做出什么惊人举动。

手指无意识的扣紧竹简,完全忘我地咬着嘴唇发呆,以至于有人来了都没有注意到。

陈惊凤和李夫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外面的天稍稍阴了一点,微弱的阳光洒进屋里,不甚明亮,却足以让人看清她的脸。

陈惊凤的目光在她脸上流连,饱满的额头,秀气的眉毛,高挺的鼻梁和樱桃小嘴。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