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九章 酒醒之后(1/2)

作者:诗音夫人
待曹清醒来的时候,沈钰还在睡,她感到头特别疼,肯定又是昨天喝酒种下的后果,刚想给沈钰盖点被子,就看到他露出来的半截肩膀,有一个不是很明显的牙印。

“沈钰,你给我起来!”

曹清直接掀开沈钰的被子,她不记得昨晚发生过什么了,就记得自己怒火冲冠地回到包间,猛地给自己灌酒,后来她就没什么印象了。

最后停留的片段是沈钰抢过她手里的酒杯,今天他睡到自己身边,自己应该是原谅他了,那脖子上的牙印又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昨天那个叫Elliot的人咬的。

一想到别人碰了自己的男朋友,曹清就气不打一处来,连忙把沈钰摇醒,她需要一个解释。

沈钰迷迷糊糊地清醒过来,莫名其妙地看着曹清。

“怎么了?”难道还没消气?

“我问你,你肩膀的牙印是怎么回事?”曹清指着他肩膀上的牙印问道。

“你昨晚咬的。”感情是曹清不记得睡觉后的事情了,沈钰无奈地摇了摇头。

实际上,曹清不止不记得睡觉后的事情,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我咬的?”

曹清爬到沈钰身上,仔细端详上面的牙印,她和别人的牙齿有些不一样,别人都是两颗比较大的门牙,而她有四颗,不过并不影响她的颜值,笑起来还是非常好看。

上面的牙印确实和自己的牙齿特别对应,难道真的是自己的牙印?

曹清不好意思地咳嗽了几声,这才从沈钰的身上下来,不好意思地拉过被子,闷头盖住自己。

她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自己昨天肯定做了特别丢人的事情,这下可好,她怎么出门啊,她要怎么面对家里人,怎么面对男闺蜜和学长。

“傻丫头,你怎么了?”沈钰以为曹清生病了,把右手伸进被子里,轻轻附上曹清的额头。

“钰,我是不是又丢人了?”曹清依旧捂着脸,不敢看沈钰。

“没有。”摸到曹清的额头,知道她没什么大碍,就起身去洗漱了。

曹清在床上躺了一会,就起来换衣服准备洗漱,看到沈钰还在卫生间,她悄悄跑到贺珞川他们的房门外,敲了一下门,没任何反应,干脆直接开门进去。

江晚不在房间里,贺珞川还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觉。

“大贺,大贺醒醒。”曹清拍了拍贺珞川身上的被子,想把他叫醒。

“嗯?”贺珞川被叫醒了,有些不太高兴,揉了一下眼睛看到是曹清,打了个哈欠,正想继续睡,又被曹清摇晃了好一会儿。

“干嘛啊!”贺珞川的起床气很严重。

“昨天我没做什么丢人的事吧?”曹清不确定地问道。

“没啊,很正常。”贺珞川努力回想了一下,得出这个结论。

“算了,我还是问江晚吧,问你不靠谱。”曹清下了床,刚打算出去,又听到贺珞川说话。

“水青,其实我觉得人家沈钰挺在乎你的,对你也很好,你没事别老跟人家发脾气,多信任他一些。”贺珞川破天荒和曹清说起了道理。

听完这话,曹清又坐回床上,盯着贺珞川看。

“大贺,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曹清好奇问道。

“没发生什么,也就是你吃醋耍小脾气,沈钰哄你而已。”贺珞川把接吻那一块给忽略掉了。

“这就完了?”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沈钰拒绝了那个叫什么鬼的法国人,他俩根本不可能,也就你这个大醋精会吃醋,你还不如多担心担心他身边的女生。”贺珞川打了个哈欠,趴在床上和曹清聊天。

“我要担心女生,可我更要担心男生啊,你没看到男女老少都喜欢他吗?”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