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三章 仇恨(1/2)

作者:狂风徐徐
来到这个时代后,钱渊觉得前生今世在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区别,朝中党争博弈,俺答频频南侵,东南倭乱多年,背后终究都是利益驱使。

个人的感性、情绪是不能和时代洪流相抗衡的,严嵩、徐阶、高拱这些党派魁首也不会以个人喜怒来决定举止,即使是最为情绪化的李默狂怼徐阶,主要原因也在于朝中需要制衡,而不是他和徐阶的仇怨。

这是必然性,但钱渊无意识的忽略了偶然性。

在这个时代,某些人的性格、情绪、喜怒促使了偶然性出现的可能。

如果让钱渊知晓东南到底发生了什么,从小喜欢看武侠的他可能会脱口而出,“七种武器,多情环。”

王本固自视甚高,当年浙江巡按一职被钱渊夺走,已觉颜面无光,那些年来,钱渊在东南名望越高,王本固越觉得难堪。

好不容易熬到钱渊回京,王本固终于得手浙江巡按,他觉得自己一心为公,并不执着于复当年一箭之仇,只想接手通商事,最终却再次遭到羞辱。

被赶出镇海县的那一刻,王本固就在心里暗暗发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仇恨的种子在心里生根发芽,渐渐长大,王本固也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想法,偏偏他在巡视温州回程的途中碰到了一个人。

同为徐阶门下的台州知府方逢时。

今年二月,台州的黄岩、太平两县近海处曾屡屡遭海盗侵袭,侯继高、张三率军进剿,之后很快就风平浪静。

但就在四月中旬,方逢时、王本固在和温州府接境的台州府太平县碰面,近海处有三四艘海船互相攻伐。

太平县严守门户,但那几艘海船打得有点惨烈,只有一艘海船逃窜,剩下的海船均被击沉,只有数十人乘舢板逃上岸来。

那数十人分成两拨,均披头散发,均指责对方是倭寇……王本固精神大振,亲自坐镇审问,最终查出了其中一拨的首领是汪直麾下的谭七指。

谭七指虽然刻意少露面,又常年漂泊海上,但名头倒是不小,很多人都知道他曾是徐海麾下倭寇头目……这一履历让王本固兴奋起来。

一夜长思之后,王本固写了封信,两份奏折,让心腹亲随北上,先送信入徐府,恰巧京中正因为胡应嘉使东南税银锐增,导致徐阶和高拱发生冲突。

徐阶倒是没想对付随园,只是想借此事让高拱退却,但没想到王本固的第二封奏折中,弹劾汪直复叛。

王本固毕竟入浙也几个月了,看的很清楚,想报仇,指望京中博弈太难了,钱展才简在帝心,很难被搬倒。

但如果以谭七指弹劾汪直复叛,钱渊就难受了……这两个人是绑在一起的。

就在钱渊离京的那一日,王本固在三个月后再次抵达镇海。

董一元遥遥眺望金鸡山脚风平浪静的招宝村,转头问:“汪直还在?”

“绝对在。”一个中年汉子用力点头,“昨儿还去镇海县城,就在钱家酒楼吃的饭,今日上午去了徽州会馆,现在还没走呢。”

董一元蹬蹬蹬下了顶层,进了船舱,“王大人,看起来汪直不像要闹事啊?”

王本固笑着说:“天宿兄没交代你?”

“大兄交代了,一切都听大人安排。”

“那就是了。”王本固拾起茶盏,视线也落到金鸡山脚,“其实靖海伯是不会叛的,也没必要叛……”

“那……”

王本固没有解释什么,只吩咐道:“这次让你手下兵丁都老实点,别再闹出事。”

王本固虽然想报仇,但并不打算将自己也赔进去,甚至还想借此升迁,自然不会逼的汪直叛变。

他是想收服汪直。

可能吗?

以前不可能,但现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