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没有问题

    北辰云熙慢吞吞地道:“本王看看!”

    十三太皇叔护着“遗诏”,冲着北辰云熙瞪眼睛:“遗诏岂容轻亵?谁想看都能看吗?”黎禄卿一众也赶紧上前,把十三太皇叔护在身后。

    北辰云熙笑了:“遗诏不给别人看,谁知上面写的和你念的是不是一样?这世上为老不尊的人多了,本王只信白纸黑字!”

    为老不尊,这不就是在说十三太皇叔吗?简直不要太明显。

    十三太皇叔气得胡子直抖,论辈份,他是北辰云熙的叔爷爷,却被北辰云熙这么一个毛头小子说是为老不尊~偏,他要求看遗诏是正常的,他也说得明白,只信白纸黑字$果执意不给他看,只怕不但他会闹,在场的那些人也会心生怀疑。

    北辰云熙并没理会十三太皇叔心中的惊涛骇浪,他只是淡淡瞥了端嫔一眼。

    端嫔自送来所谓的遗诏之后,便仍在原处。

    此刻,她目不斜视,好像一切都与她无关。但是,她既然站在这里,而且,由她之手拿出这份东西,这些事情,又怎么可能与她无关。

    北辰云熙不解的是,端嫔身在后宫,北辰皓是什么时候和他达成了合作?

    左太师一众见北辰云熙对遗诏提出置疑,也都将目光对着十三太皇叔。

    这时,北辰云熙伸出手。

    十三太皇叔迟疑了一下,不得不把手中的“遗诏”递过去。

    北辰云熙当着众人的面,慢条斯理地展开。

    不错,上好蚕丝制成的绫锦,祥云瑞鹤,富丽堂皇,两端翻飞的银色巨龙似欲要扶摇天际,上面的字,铁划银钩,当然不是皇上所书,不过,拟圣旨的人都是书法大家,这也没什么出奇。

    左右翻看,这圣旨,还真是。

    毕竟,玺印齐全,材质精美,每字每句,都找不到漏洞。

    十三太皇叔见北辰云熙没有说什么,立刻道:“这遗诏可有问题?”

    北辰云熙摇摇头,道:“没有问题。”

    黎禄卿一众眼里都露出笑意,连北辰云熙都说没有问题,这件事,可算尘颁定了。

    左相一众无话可说。

    如果遗诏是真的,那太子的确没有登基的权力,因为他没有这个资格。

    太子整个人都呆了,既然这些人手中有遗诏,为什么不早一点拿出来?非要在此时,在他准备登基的时候?

    这种让他身在云端,却突然跌入泥尘的感觉,岂止绝望?

    北辰云熙看向端嫔,声音清冽,仔细一听,却又好似不喜不悲:“母嫔,你选择了四皇兄,对吗?”

    端嫔面无表情地道:“先皇旨意,身为嫔妾,自当遵从!并非我选,而是先皇选了我!”

    “母嫔能告诉本王,先皇为何会选母嫔吗?”

    端嫔冷笑一声,声音尖刻:“你何不下去问他?”

    众臣皆是一怔,这不是母子吗?

    哪有做母亲的会这么咒儿子?

    不过,黎禄卿一众却很高兴,这个麟王的态度,着实难以捉摸,端嫔是他的母嫔,正好可以压他一头。

    黎禄卿淡淡地道:“你们母子之情,以后有的是机会叙,现在,该是终结这可笑的登基大典,迎接真正的天子回归的时候!”

    这话黎禄卿一党自是同意,左太师一众也无话可说。

    遗诏在此,他们只是臣子,哪怕心中再是觉得北辰皓没那么适合,此刻,也不能多说一句。

    太子失魂落魄,就要走下高台。

    众目睽睽之下,他又能做什么?遗诏已经公布,他若再有动作,那是篡位谋逆!

    “等等!”

    一个声音淡淡开口。

    黎禄卿一看,阻止的人还是北辰云熙,他皮笑肉不笑地道:“麟王殿下,遗诏在此,你还要抗旨不遵不成?”

    北辰云熙轻轻一笑,道:“什么旨?假传的遗诏?”

    “你……放肆!什么叫假传的遗诏?”黎禄卿大怒:“你刚才自己都看过了,说没有问题,哪里有什么假传的遗诏?简直是胡说八道!”

    左太师一众也是惊讶之极,遗诏之事,岂可假传?

    太子都已经下了两阶,听到这句话,也呆了,猛地看向北辰云熙。

    北辰云熙在这么多双目光凝注之下,不慌不忙地伸手入袖,从袖中拿出一个东西∏是玉轴黄缎,祥云绫锦,一个看起来不大的卷轴,却又似乎重逾千斤的卷轴。

    北辰云熙把卷轴递给左太师,道:“太师德高望重,这份,还是你来宣读比较好!”

    左太师明知道这会是什么东西,吓了一大跳,赶紧双手捧起♀位爷,竟然把这东西这样丢。不过,想到麟王平时行事,左太师又觉得,他要是恭敬送到自己手上,那才奇怪了。

    黎禄卿见左太师要打开卷轴,虽不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但显然于他这边不利,立刻阻止道:“且慢!”

    北辰云熙道:“怎么?你刚才让十三太皇叔宣读的时候,本王说什么了?本王叫左太师宣读,你就有话要说?你是觉得本王好说话,还是觉得本王的剑好说话?”

    他眼神微微一厉,黎禄卿不自觉后退一步。

    左太师打开卷轴,看到上面的内容,他胡须一阵颤抖,显然震惊之极,而后,他缓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朕登基即位数十年,承先祖之志,受万民之望,自问勤勉,治下天珩诸事皆安』,天不假年∞近来龙体违和,幸国有太子,可堪大继,朕大行宾天之日,乃新君登基之时,望诸君协新君:献良策以展洪图,进奇谋而蛤民≌此!”

    上面的字,左太师分外熟悉,这是大行皇上亲笔手书。

    不过奇葩的是,后面竟还有一行小字:“此份诏书交由麟王保存,于适当之时宣之于众!”

    左太师念完,双手恭敬执着,不敢稍动。

    北辰云熙眯着眼睛看左太师,道:“太师见多识广,这两份遗诏,有何区别?”

    左太师激动地道:“端嫔娘娘所献,多半是伪!”

    “不可能,绝不可能!圣旨岂有伪之说?”黎禄卿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