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九章 离经叛道

    邓灿只觉得脖子一凉,随即便从前后视镜中看到身后的一双眼睛。

    “……!”

    瞬间,邓灿愣住了,因为身后这人就是小果儿。

    而他下意识看向坐在副驾驶座上的**。

    **只是微微一笑:“邓总,空头支票这一招,也已经不管用了,你要画饼,还是留着去阴间吧。”

    “什么?!”

    但听到这话,邓灿的脑袋如同炸雷一样。

    “开车!”

    小果儿冲司机说了一声,而此时,邓灿也发现,开车的那人,也根本不是每次为他开专车的司机。

    “小果儿,你想怎么样?”邓灿问道。

    “呵呵,我看你有点明知故问了。”

    十分钟后。

    车停在一处无人的旧烂尾楼下。

    车门打开,邓灿走下车,而在他身后,小果儿也跳下了车。

    “哼,先下手为强?我只能说,你太不了解我小果儿了!”小果儿微微摇头笑着说。

    邓灿双拳紧紧攥着,目光森冷看向**:“我只是用人不淑!”

    小果儿冷笑了一声,自己点上一根烟,说道:“我即便是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是一样被我拿到这来!”说完,吐出一口烟说,“你,斗不过我的。”

    听到这话,邓灿就像是胸口被扎了一刀一样难受。

    “小果儿,你要杀我?”邓灿看向小果儿,问道。

    “呵,你说呢?”小果儿目光阴沉,看向他。

    ……

    大闯的家里。

    “哎,慢点。”陈恩静扶着大闯在屋里溜达。

    “没事,我自己走吧。”大闯笑着对陈恩静说道。

    “啊?哦。”陈恩静听后,就将手放开。

    “今天,我想去公司看看。”大闯说道。

    “去公司?不行,你这刚渐好,得养着。”陈恩静一脸关心说道。

    “我这,总不能成废人了吧,这好多事都还没办了。”

    “你公司不是有景连明吗,还有那么多人,虽然好几个都是在我们那挂号的!”陈恩静说到后面,自己都有点想笑。

    “你对我们公司的人,还有偏见吧。”大闯问道。

    “你这话,我得纠正你个措辞啊。什么叫偏见啊,明明他们就是那样的人啊。”陈恩静一脸正色的说。

    “他们,是哪样的人啊?”大闯对陈恩静说话,一直都很客气。

    即便是这句话让他觉得挺不好听,但还是保持着平静的表情。

    “就是,反正和正当的生意人不一样,就是了。”陈恩静没有把话再说下去。

    而大闯也并没有继续就这这个问题往下说。

    就在这时,

    笃笃笃

    门被敲响了。

    “我去开门。”陈恩静说着,就走过去将门打开。

    “ 是你?”看着门外站着的人,陈恩静就是一愣,跟着看了眼他身旁的人说道,“进来吧。”

    “谁啊?”大闯这时还转身问道。

    “你弟弟。”

    陈恩静说着话,将刘家毅和陈娇让了进来。

    大闯刚要笑脸相迎,但当看到在刘家毅身边的陈娇时,瞬间一皱眉头。

    “哥。”刘家毅声音不大的说道。

    “来了。”刘家毅说完,就朝着卧室走过去。

    陈恩静赶紧过去扶着他。

    “不用了。”大闯轻轻推了下她。

    刘家毅和陈娇对视了一眼,随后跟着走进了卧室。

    “你来,干什么啊?”大闯斜靠在床上,问道。

    “哥,我没有办法了,只能找你。”刘家毅说道。

    当听到这话,大闯的瞳孔瞬间放大。

    他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是从来都不会求自己的,他已经成名很久,有钱有势的时候,弟弟都没来求自己,而现在,自己躺在病床上,基本上算是什么事都不管了,他却来找自己。

    那,不是有要紧的事情,都不可能了。

    想到这,大闯问道:“怎么回事?&;

    说完,又看了一眼陈恩静。

    陈恩静知趣的站起身说:“哦,我去给你们洗点水果。”

    说完,站起身就离开了。

    “哥……”

    “小毅,从小你就是最听话的,而且,你有事也很少会找哥的,说,你有啥事找哥来?”

    大闯一脸关心的问道,虽然,平时里大闯很少和这个弟弟沟通,但他还是打心眼里宠着爱着自己这个弟弟的。

    “哥……”

    ……

    一间单间的门打开。

    屋内昏暗。

    山喜走进来,将灯打开,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点上一根烟。

    他此时还是心有余悸,宽子,就这样被人打死了?

    公然抗拒执法,第一枪打在大腿上,而第二枪直接穿透心脏。

    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但这却是他看到的事实。

    肯定是有人陷害他,否则,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故的。

    山喜基本上敢断定,这次宽子的被害,那就是有人有预谋的。

    因为,宽子在事先已经做好了打算,他已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职业杀,做事情向来都很周密,这次,他将车上所有的枪械都拿出来,并让自己在远处观察,而他的车上根本就是什么把柄都不会落下的。

    可,警察为什么开枪?

    这一点,一直让山西奇怪!

    想了半天,山西就将目标锁定在那个黑色皮包上。

    对,没错了,就是那个包里的问题,无疑了!

    看来,宽哥真的是被人陷害了,而陷害他的那个人,就是小武!

    小武……

    东郊区。

    酒吧门口。

    小武同老万,大伟几个人勾肩搭背的走出来,老万喝得不少,此时已经东倒西晃。

    与此同时,在他们的对面,小龙等几个人正朝这边走过来。

    “小武哥,我跟你说,从今晚后,东郊这片地方,咱就是脚面水平趟!”大伟手上比划着,跟小武吹着牛逼道。

    小武一笑,他并没有说什么,而对于这种装逼,从来都不是小武追求的,他更实际化,在他看来,成为一方霸主,掌握两道的势力,才是他最终想要的,这种装逼,他实在是不感兴趣。

    “哎,来了!”大伟醉醺醺的指着对面的小龙那帮人,说道,“哥,认识他们吗?”

    “呵呵,不认识。”小武一笑,说道。

    “我现在,就让他们过来,给你鞠躬行礼!你等着的!”说完,大伟勾着手,冲小龙那几个人喊道:“哎,小龙,过来!”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