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六章 一不做二不休

    一台行进在公路上的灰色奔驰车。

    车上。

    “丽姐,这次你怎么感谢我啊?”小武举着手机,嘴角泛着笑容说道。

    “呵呵,你得把事情给我办好了,我才能谢你。”手机另一头,传来丽丽的声音。

    “我要弄死那个宽子,那不是手捏把攥的事情吗!”小武笑着说,“就凭他,还想要我的命?让他活到现在,都算是便宜他了!”

    “我记着你的好了,对了,我刚听说你舅舅下一步,要在江东收购一项大工程,别说我没告诉你啊!”丽丽笑着说。

    “欧了,只要你别忘了我帮你做的事情,那就某门忒了!”小武说完,直接将手机挂断了。

    随后,长叹一声:“真是最毒不过妇人心啊。我舅舅,怎么就看上她这个蛇蝎美人了呢。”说完,小武还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武,宽子以前怎么也算是四海商会的人,你这次这么做,你就不怕你舅舅他不高兴?”坐在车后排的卢军,问道。

    小武只是一笑:“他现在早都不是我舅舅的人了,而且,我现在帮的是我舅舅的女人,能怎么样,就算是他知道了,他能把我这个外甥怎么样?”

    “这个娘们,太狠了。就因为她弟弟当年的事,她就要害宽子,而且,当年的事,也是他弟弟的错,宽子只是办公事,而且废了他,没要他的命也已经仁至义尽了。”卢军说道。

    小武舔了下嘴唇:“我怎么觉着,你比我懂的还多呢!当年的事情,谁对谁错,你能说得清?他宽子如果心里没有对我舅舅愧疚的话,他会在出狱之后,不回四海而选择自己单干吗?!”

    小武的一句话,直接让本就没什么口才的卢军闭嘴了。

    另一头。

    黑色皮包已经被拆开内胆,警察从里面掏出一大袋子白色粉末晶体。

    “这是什么?”警察举着那一袋子问道。

    “这,不是我的!”宽子瞬间明白了什么。

    “从你车上搜出来的,你说不是你的?”警察瞪着眼说,“跟我们走!”

    宽子二话没说,直接转身就要跑。

    “前边的人,拦住他!”这时,那名警察指着宽子大声喊道。

    宽子直接掉头,朝着大道另一头跑去。

    “站住,再不站住,我们开枪了!”这时,宽子的身后传出一声大喊。

    宽子知道,就刚才搜出的那些东西,绝对能判自己死刑,如果被抓住,就真说不清了。

    小武!

    妈的,你害我?!

    宽子在心里喊道。

    与此同时,后面不远处的一台面包车,急调过头,向着反方向开走了。

    车上的人,正是山喜,在他车台车里,放着一把五.连,和两把仿六四手枪。

    正当他调过头时,就听到身后传来“砰”的一声枪响。

    山喜紧紧咬着牙齿,直接将车开走了,他现在掉头回去,也许能够救出宽子,但也许两个人都要陷进去。

    最终,山喜选择了逃跑,他的义气还没有到能和宽子同生共死的地步,死两个,总比死一个要好。

    ……

    皇朝实业,经理办公室。

    邓灿走进屋后,对身后的**说:“**,把门关上。”

    **听后,顿了一下,随即立刻将门关上。

    “邓总,你有什么事,要吩咐我啊?”**凑到邓灿的身边,问道。

    “帮我找两个可靠的人,要手脚利索的那种。”邓灿虚着眼睛说。

    “邓总,你这是要干什么?”**搓了搓脸蛋子,问道。

    “难道,你还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吗?”邓灿转过身,看向**问道,“我一直都把你当做我肚子里的蛔虫,现在,怎么,你都不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楞了一下,随即赶紧点头说:“知道,我知道邓总,明白你的意思。只是……”

    “只是什么,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邓灿说道。

    “不是,钱的问题,邓总,你要对他下手……”**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但两个人都是心照不宣。

    邓灿看着**说道:“我对他可是仁至义尽,他现在逼我,就别怪我不仁义了!**,这件事办妥了,他的股份,就都是你的!”

    **听后,眼珠子转了下,舔了下嘴唇,看着邓灿说:“邓总,我明白了!”

    邓灿拍了下**的肩膀,说:“**,现在在江东,我能够信任的人,就只有你了。阿超也已经回了南省,你只要帮我渡过这一段,我今后都会让你飞黄腾达的!”

    **点了点头:“邓总,你的话后,我都明白,你就看我**怎么办就完了,你的栽培之恩,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

    “好,事情一定要给我做的干脆利落,不能露出任何的马脚,明白吗!”邓灿嘱咐道。

    “明白,邓总,你就瞧好吧!”

    “现在,有没有合适的人选?”邓灿问道。

    “人,我倒是有合适的,而且他还特别的靠谱!”**回道。

    “好,只要事给我办成了,多少钱都不成问题!”

    “行,知道了!”**点着头,眯着眼睛回道。

    ……

    一间出租屋内。

    “陈娇,给我打一针吧。陈娇……”刘家毅嘴唇发干,眼巴巴的看着陈娇说。

    “不可以,你想戒就必须忍着,不然你就真完了。”陈娇皱着眉头说道。

    “我真的受不了了,太难受了,给我打一针,就一针好吗,我求求你了,就一针,给我一针吧……”刘家毅几乎要给她跪下了。

    “不行,你如果不忍住,就前功尽弃了!我现在给你,就是害了你!”陈娇说道。

    就在此时,笃笃笃。

    门外传来敲门声。

    “谁?”陈娇看向大门,问道。

    “是我,开门陈娇!”门外传来大吉的声音。

    “她怎么来了?”陈娇拧着眉毛,自语道。

    刘家毅就好像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翻身下床,来不及穿鞋就直接跑到大门口,将门打开。

    “你在这啊。”大吉看了刘家毅一眼,随后一笑,看向里面,“你俩这关系,进展的够快的啊!”

    “别废话,你来我这,干什么?”陈娇环抱着双臂,走到客厅问道。

    “给我,给我打一针,求求你了!给我……”刘家毅拽着大吉喊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