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四章 逼宫

    邓灿脸色难看,喘着粗气看着小果儿。

    小果儿这次打的不仅仅是沈彬,那也是在打他的脸,当众狠狠在打他的脸。

    众所周知,沈彬是他邓灿上位后,提拔上来的,并且刚刚沈彬也是代表着邓灿说的话,而小果儿这时再让人打他,那动机就不言而喻了。

    “王小果儿,王经理。是,你在皇朝持有股份,这个谁也改变不了,并且,自从我接手一来,对你不薄吧,你的股份还比以前多了,这可都是白纸黑字写着的,总错不了吧!”邓灿问道。

    小果儿微微一笑:“相对于我对于皇朝的付出来说,这些,都只是杯水车薪。你给我的太少!”

    一句话,在场之人鸦雀无言。

    小果儿这就是在明摆着表示出对于分配的不满。

    这,在皇朝可也是没有先例的,而在邓谦的时代,就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邓灿的眼角微微抽动了几下,抿着嘴看着小果儿,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呵呵。”小果儿冷笑了一声,“我今天过来,并不是代表我自己的,而是代表着咱们皇朝实业的利益。代表着在座每一位的利益,坐在这跟你谈的。”

    “哦?这话怎么讲?”邓灿沉声问道。

    “很简单,就是我刚才那句话,能者居之,不行就要退位,这里,不是家族企业,并不是说,你姓邓就是皇家姓了!”小果儿语气很平静的说道。

    此时,**就皱着眉头看着小果儿,说:“我说王经理啊,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吧,怎么说邓总也是老邓总的亲弟弟,总不能他哥入土了,我们就对他不敬啊。”

    小果儿微微一笑:“我小果儿不是那样的人,我对于邓总忠诚,在座的每一位都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到。当初,我是怎么对邓总鞠躬尽瘁的,我又是怎么为皇朝效力的!”

    “这个没错,我们都看到的!”

    这时,已经有人率先表态了。

    他一句话一说,其他的几个人,又有着跟着表态的。

    现在,形式上似乎已经很明显了,小果儿这位皇朝的元老,占了上风,而现在就正是摆明自己的立场,战队的时候。

    如果这个时候还摇摆不定,举棋不定的话,真等到小果儿掌握了最终实权,那再表态可就要比现在难多了。

    在座的这些人,也几乎全都是老油子了,这个道理,他们不会不懂。

    因此,选择在这个时候表态,那也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小果儿看着这些人,冲的农村一摊手说:“这,不是我一个人说的啊。民心所向啊。”

    邓灿目光阴沉,看着小果儿问道:“你的意思,就是把我拉下马了?”

    “呵呵,不。别说的这么难听。毕竟,你还是邓总的弟弟。对于邓总的亲弟弟,我怎么能就这样把你拉下来呢,但是,现在实际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现在,你自己都官司缠身,昨天晚上,你还被分局的人带走了,这个,大家都知道!”

    “那只是协助调查!”邓灿听到这话,声音都有些不稳了。

    这,也触动到了他心里的那根神经。

    小果儿微微一笑:“你这激动什么呢?邓总,我可以这么说,你可算是开了皇朝的先例了!老邓总在的时候,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发生的,把邓总带走?开玩笑!他们上面的领导过来请,都得看邓总是否给他面子!”

    “现在,皇朝的脸,可是丢大了。你让江东社会上的人,怎么看我们皇朝!”

    小果儿这句话,的确是出自真心的,堂堂皇朝的老总,在酒楼被几名警察带去分局,这可是好几位江东有头有脸的老板,亲眼见到的。

    说是丢脸,也一点不为之过。

    要知道,在以前只有别人求皇朝,皇朝替别人捞人的份儿。

    邓灿深吸了一口气,此时的他,就好像是孤家寡人一般,唯一替他说话的一个人,还被人打躺在地上,而另一个同样被他一手提拔起来的**,虽然在向着自己说话,但他听着似乎总觉得有些不对味儿,但又说不出什么来。

    “小果儿,你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邓灿此时,只有再次问出这一句话。

    “我想怎么样,现在,已经不是我想怎么样的事情了。事实已经摆在面前,皇朝的未来,或者说皇朝还有没有未来,似乎都在你邓总一念之间呢。”

    “我?我有那么重要吗!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呵呵。邓总,我是说,关乎于你今天的决定,你的决定很重要!”

    小果儿的话,当然不用说的再明显了,他就是在逼着邓灿退位,他今天来就是来逼宫的!

    邓灿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用意,只是,现在他怎么能轻易退位,自己好不容易拿到了皇朝的控制权,现在就让自己退位,跟本就不可能。

    “皇朝,我现在是法人!我是实际负责人!”邓灿手指点着桌面说:“不是你们谁一句话,或是几句话,就能让我下去的!”

    小果儿冷笑了一声:“你说的,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法人么。现在警察调查的就是法人。我敢说,现在已经有车在来的路上了,你如果不信,咱们就等着。”

    “你!昨晚上也是你搞的鬼!”邓灿瞪着小果儿说道。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昨天晚上都干了什么,我怎么能知道,而且,你以为分局的人就听我的?我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笑话,就是你自己作的!”

    “什么?!”

    这一句话,一点不留情面。

    自己作的,这分明就是对他这位老总的不敬,更是在挑战着他的权威,如果,此时此刻,他这个老总还有权威可讲的话。

    二十几岁就当上公司的老总,如果不是凭着自己的本事攀上去的,那就很难在这个位置上坐稳。

    邓灿一直在极力想要让自己作的更好,但事实上,以他的能力,已经渐渐显露出了弊端,而且,这样的弊端正在不断的扩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