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二章 被搞

    江东市,中心医院病房里。

    段小波领着几个人走进来,病床上躺着边旭。

    一见到段小波进来,边旭俩眼就红了,跟着眼泪都流出来了。

    段小波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也是非常的不忍。

    “小波……”边旭嘴唇抖动着。

    “躺好了,你现在身上还有伤。”段小波走到跟前,将手中的果篮放到了床头柜上。

    边旭看了眼周围的兄弟,随后又瞅着段小波说:“你可得给我报仇啊!等我好了,我他妈就要过去……”

    “行了,大旭旭。”段小波一句话,制止了他。

    “怎么了……”边旭怔怔的看着段小波。

    “这件事情上,如果不是你那晚上飘了,能有这结果吗?我就算是给你报仇,我怎么说?外面的人怎么看咱们?”

    “咱现在不是后街的小混混了,咱是江东现在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办的那事儿,让我怎么再跟人提?”

    段小波几句话,边旭不在说话了。

    但沉了下,边旭又说:“那,我这顿打就白挨了?”

    “我能把你活着弄出来,还是三哥的面子,你知道吗,要不,你当晚就是死在那,也就是一把黄土把你埋了的事儿!”

    段小波这话,并没有吓唬边旭,雷公就是有这样的实力,在他的手上,死的人边旭想象不到。

    “我跟你说,不管他雷公多大的势力,我都不在乎。但这次,先错的是咱们!你的事,小龙也都跟我说了。这件事,就这样吧。而且,你这不是给我面子,你这是在给三哥面子。”

    段小波一句话就让边旭再也说不出话了。

    这个亏,边旭就只能硬生生咽下了,没办法, 谁让他飘了呢。

    人一飘就容易找不到北,就容易忘了自己姓啥。

    如果这一次段小波继续纵容他的话,段小波有这个能力,但最后倒霉的还将是边旭。

    这也是景三儿警告段小波的,这件事情没出人命,就应该到此为止,以后赚钱为上。

    当然,这个道理段小波他自然也知道,并且,段小波也没有混到会为这种事,再次为边旭出头。

    作为朋友,兄弟,段小波已经做到仁至义尽,并且,还为这件事断了自己左手一根小拇指。

    但,这一切,边旭是否领情,那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

    千福禧大酒楼 ,一间包房内。

    “来来,兄弟我敬各位老板一杯。”邓灿手中举着一杯红酒,对着桌上的几位老板说。

    几位老板也都端起了面前的白酒,大家都干了,而邓灿还是只抿了一口。

    “哎,邓总。你这说好的先干为敬呢?”一位老板有点看不过眼了。

    “呵呵,我喝红酒从来没有干过的。”邓灿笑着说完,将手中的红酒杯放下。

    就在此时,包房的门开了,一名服务员引着几名警察走进来。

    “就是这间。”服务员说道。

    “谁是邓灿?跟我们去局里走一趟,协助调查。”一名警察说道。

    在座的几位,都是在江东有头有脸的老板,一听到这话,就都看向邓灿。

    “我就是。”邓灿整理了一下衣服。

    这些人都知道,如果是当年的邓谦,绝不会就这样被警察带走的,这对于邓灿这样的一个江东大老板来说,就这样被几个分局的民警带走,无异于很跌份了。

    但,邓灿却没有一点办法,江东这里,他压根就没有站稳脚跟,不管是人脉,还是对于公司内部的控制,都还没有达到他的理想化。

    甚至,就是做一个正当的商人该具备的东西,他似乎都有些欠缺。

    就这样,邓灿被几名警察带上了警车。

    酒席不欢而散。

    酒店外。

    沈彬操着手机,正在打着电话,想要疏通一下关节。

    因为,直接就来提人,这在皇朝以前是根本没有过的,甚至,邓谦在的时候,就算是他的手下犯了事情,那他也会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上层的,哪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虽然沈彬觉得有些无力,但他还是得做着努力,他现在已经深感到皇朝的没落了。

    这样下去,迟早皇朝要垮掉,那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两小时后。

    江东分局的大门口。

    几台商务车停在道边。

    沈彬,**等几个人全都靠在车旁等候着。

    不久,就见邓灿走出来了。

    “邓总!”沈彬和**几个人赶紧跑过去迎上。

    “怎么样,邓总,他们没为难你吧?”**一副关心的模样问道。

    邓灿深吸了一口气:“耻辱!这就是我最大的耻辱!我的工地被人烧了,他们不去抓肇事者,竟然把我扣留了一个多小时,问我怎么回事?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

    “好了,邓总,咱们先上车吧。上车再说。”**说着,将邓灿让到了自己那台车上。

    “邓总……”

    沈彬还要说话,却被**拦住了。

    “那什么,你们就先回去吧。我负责送他回去,你们都散了吧。”

    听到这话,沈彬等人全都看向邓灿。

    邓灿也只是有气无力的对他们挥了挥手,随后跟着**上了车。

    车上。

    **把着方向盘,问道:“邓总,这次是不是给咱们一个信号啊?你说呢?”

    “你说的算是没错!现在警方已经将咱们定死了!”邓灿皱着眉头说道。

    “那,咱们以前疏通的那些关系呢?”**又问道。

    “都是一次顶一次的,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人脉!充其量,就都算是一次交易而已!”邓灿揉着额头,显得焦躁不已。

    **只是轻微一笑,没有在说什么。

    随后,邓灿又看向**说:“这样,明天你把公司的高层叫来,我给他们开个会。”

    “好的。”

    “不,现在就打电话。还有,通知会计科,先自己审查一遍账目!咱们得做到有备无患,我觉得下面还得有什么动作!”

    “哦,何以见得呢?”

    “我觉得,就是有人在背后搞咱们!我这个感觉错不了!”邓灿脸色阴沉道。

    **嘴角微微上扬,点了下头说:“行,邓总,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