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一章 该相信谁

    叮铃铃。

    小武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小武拿起来后,直接接通了电话:“喂?”

    “小武,工地那边出事了 。”

    “什么事啊,你慢慢说。”小武悠闲的点上一根烟,问道。

    “你怎么不着急啊,办公区这,全被烧了。”手机另一头说道。

    小武深吸了一口烟,随后缓缓吐出,问道:“谁干的呢?”

    “还能有谁啊,段小波找人干的,这小子太狂了。就明目张胆的就找人过去又砸又烧的,他那台车子的牌照,不少人都知道,出事的时候,有不少人都看见,他的车就停在工地的道边。”

    “行,我知道了。小事一桩。”小武淡淡说道。

    “怎么,你听完了,一点没触动?这他妈等于骑在咱脖子上拉屎啊!咱得有动作!”

    “动作?我问你,这工地,是咱一家的吗?”

    “……不是啊?”手机那边一愣,随后说道。

    “那,他皇朝那边有没有动静呢?”小武再次问道。

    “还没有……”

    “那不就完了。皇朝都没有动静,我们为什么要先出这个头啊。”

    “不是,小武……”

    小武一笑:“呵呵,你听我说。他段小波心里有火,你还不让他撒撒气了?他人都死了,工地上这点东西的损失,你说,咱是赔了还是赚了?”

    “你这账,怎么这么算啊?!”

    “行了,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目前,他还在我的轨道着运行着,我都看着了。”小武说的,似乎胸有成竹。

    “我刚话已经说了,江东现在不少人都知道,段小波是明着冲着咱们来的了,这咱要是没点动作,那今后在江东,咱可就真抬不起头来了,那还干啥干啊,直接回去就得了!”

    小武再次一笑:“老万,我不都跟你说了吗。这几天,你就该吃的吃,该玩的玩,有什么事,你就告诉我就行了,剩下的事情,不用你管,我自会处理的。”

    “……小武,反正话我都跟你说了啊,怎么办可就在你了。”

    “行,我知道了。你忙吧。”

    说完,小武主动将通话挂断了,随即,将尚未燃尽的烟,碾死在烟缸里。

    “呵呵,段小波,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还想跟我斗?”

    就在此时,包间的门被人打开了。

    小武一抬头,就见门口站着的人,正是丽丽。

    “丽姐,你怎么来了?”小武纳闷的瞅着她,问道。

    “难道,你不该喊我舅妈么?”丽丽笑着,瞅着小武问道。

    “我好意思叫,你好意思答应吗,我比你好像还大一岁了。”小武笑着靠在了沙发上。

    丽丽直接走到小武的身边,坐下了。

    “有什么事,你说吧?”小武瞥了她一眼,问道。

    “呵呵,就知道我有事哈。”丽丽一笑,又朝着小武靠近了一下。

    “哎,你是我舅的女人,咱们可得保持着纯洁的关系啊。”小武笑着说道。

    “去你的!吃我豆腐,你还嫩点!”丽丽白了小武一眼。

    小武其实对弈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好感,但碍于是雷公的小姘,自然对她还算客气。

    ……

    一台黑色尼桑天籁车,停在了道边。

    车门打开,**从车上走下来,看了眼左右后,直接钻进了一间不大的饭馆。

    饭馆包间内。

    门开了,**笑着走进来。

    屋内坐着两个人,小果儿,罗五。

    **搓着手,笑着冲两个人打招呼。

    小果儿冲他一笑:“坐吧。”

    **捏了下鼻子,坐到了小果儿的对面,对于罗五,他还是心有余悸。

    罗五看了眼**,随后冷笑了一声:“你俩,啥时候牵的线。”

    小果儿微微一笑,此时,**说道:“明着,邓灿是给我放权,实际上,他就是在拿我当挡箭牌,有啥他不想去的事,都是我上,我他妈实际就没捞到什么好处,股权都被他捞捞握在手上。”

    “这就是,你给他当狗腿的好处!”罗五冷声道。

    这话一出,**脸色有点难看。

    小果儿一摆手:“哎,五哥。**是我请过来的,咱们还得要人家帮着咱了。”

    “我他妈是看出来了,邓灿就是个马谡!纸上谈兵,甚至,纸上都他妈跟你扯淡!”**一句话,就亮明了他的立场。

    小果儿同罗五相视一笑,对于**这个人,小果儿一直都是不放心的,当然,也包括这次,他为了赢得小果儿的信任,在这跟他演戏了。

    **似乎看出了小果儿的想法,手指点着桌面说:“我**说话,今天我就放在这,我要有一句跟你们 胡说的,就让我……让我被人割了舌头,就像刚从河里捞出那个人一样,让人大卸八块!”

    “那件事,知道谁干的了?”小果儿将手中的烟,碾死在烟缸里,看着**问道。

    “不知道啊,这事儿,警察都不知道,我上哪知道的,不过据分析啊,很可能就是那个小武干的。”**说道。

    “怎么见得?”小果儿问道。

    “你把这前后事情联系一下,不就知道了吗。而且,这事儿还跑不了龙腾那帮人。”

    “跟他们也有关系?”小果儿眉头一蹙。

    “你知道吧,惠安工程的办公区,被段下波带着人给砸了,完事儿又一把火烧了。这前后的联系,那死的那个人,就是段小波的人啊!”**几乎肯定的说。

    小果儿听后,沉了下说:“行了,这也不是今天我们要谈的。这么说吧,如果谦哥还活着的话,我小果儿是绝对不会做离经叛道的事的,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那我要是还那么忠心,我就是愚忠。”

    “现在,江东的天已经变了。”

    这话,他也是在说给罗五听得。

    “你这话说的对啊,他邓灿何德何能啊?要不是接手了他哥的产业,就他?他算个屁啊,他有啥资历?他有啥能耐掌控那么大的皇朝实业?”**撇着嘴说。

    小果儿点了下头:“所以,为了不让谦哥的产业毁在邓灿的手上,我也只能这么办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