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零章 知面不知心

    那一天,刘家毅在自己的胳膊上,刻上了陈娇的名字。

    而陈娇也在那一天,在自己的胸前,刻上了一个毅字。

    两个似乎都曾被命运抛弃的人,却在这一天,心灵交汇。

    她不知道这份情还能够走多长久,也许,她也从没有奢望过,哪怕只有眼前。

    而他,似乎也不再迷茫,从此,他有了爱的人,让他觉得,人生前行的道路,并不再孤单。

    ……

    而通过陈恩静的关系,也让二平人死如灯灭,二平的尸体被他的叔叔认领后,就被运送到火化场活化,由于他身份的特殊,并没有为他举行大葬。

    分局方并没有再顺着二平的身份纠查下去。

    但是专案组却已经成立,因为,这是一次恶性杀人事件。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银川大酒店,小武的耳朵里。

    “你舅舅说了,这些日子,你都得消停点。”杨林递给小武一根烟,说得轻描淡写。

    小武接过烟,一笑回道:“你觉得,我会是那种安分的人吗。”

    “不像,呵呵。”杨林一笑。

    “只不过是死了个无关紧要的人,而且,我在江东那边还有我的工程,我总该要回去工作吧。”小武说的头头是道。

    “这个,我就不管了,总之,你舅舅的话,我已经带到了。”杨林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我明白,你是聪明人,咱们两个都是一类人!”小武将两只脚,搭在茶几上,吸了一口烟,随后说道,“最多三天,事情就能平下去。”

    “你,怎么这么肯定?”杨林问道。

    “呵呵,兵书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小武一笑,攥着拳头说,“他们,全都在我这攥着了。”

    杨林笑着摇了摇头,但并没有说话。

    “你不信吗?”

    “死的那个人,和宽子有关系。”杨林说道。

    “这,我早就知道了。”小武冷笑了一声,“宽子和我舅舅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微妙,即便是他知道那人就是我干掉的,他也不会动我的。”

    “有时候,人不能太自信。”杨林说。

    “还是那句话,富贵险中求,前怕狼后怕虎,到最后什么事情都干不成!”

    “你现在,还缺钱吗?”

    “我要证明我自己!”小武眼中闪着光道。

    随即,那种光芒,在小武的眼中一闪而过,小武冷笑一声,说:“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包括那个刘家闯!他再有本事,又能怎么样?我让他弟弟打那玩儿上瘾,我就能毁了他!”

    “你可真够毒的。”

    “要想搞垮他,就要先从他身边的人搞起,还是那句话,无毒不丈夫!”小武冷笑道。

    ……

    一台白色宝马5,就停在惠安花园项目工程的道边。

    “小波,里面全都砸了!”

    从大院中走出一大帮手持镐把子的人,为首的一个,快步跑到车旁,对坐在驾驶座的段小波说道。

    段小波点了下头:“再一把火,全都给我烧了!”

    “晓得!”那人点了下头。

    与此同时,段小波的车窗玻璃升起。

    另一头。

    皇朝慢摇吧,办公室。

    “咣!”

    邓灿一拳头狠狠砸在办公桌上,“他妈的,段小波胆子太大了,我的工地,他都敢砸敢烧?!”

    **凑到邓灿跟前,说道:“邓总,稍安勿躁。”

    “我安的下来吗!刘家闯都不敢跟我争惠安的工程,他他妈竟然找人把办公区给我砸了,烧了!”

    **眼珠子转了下,说:“邓总,我斗胆说一句啊。咱怎么知道,他段小波不是刘家闯指示干的呢?”

    “……!”

    听到这话,邓灿瞬间一怔,随后皱着眉头想了下说:“你说的,有道理啊。”

    “他刘家闯明着自动退出惠安的工程,再让他手底下的段小波这样搞一波,那他就是既当**,又立了牌坊?!”邓灿看着**说道。

    “就是这样啊,邓总。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他刘家闯能够混到这一天,那自然是有他的道理,再说,当初邓总在的时候,那就不是个安分的主儿。现在,你上位了,他就安分了?”**问道。

    邓灿咬着嘴唇,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啊,我差点让他刘家闯给玩弄了。”

    “邓总,其实您是深谋远虑的,只是这件事上,有点太相信他了。段小波只是他刘家闯的一个棋子罢了。”

    “那你说,**。咱们现在怎么办?”邓灿问道。

    “要我说,咱们就先按兵不动,静观其变。他们四海旗下的公司,不是也占有份额吗,咱们的损失,他们照样有一份,我就不信,他小武能够做事不理!”

    邓灿摸了摸下巴,瞅着**问道:“你的意思是,让他小武先跟刘家闯干上?”

    “对啊,坐山观虎斗,如果咱们先出手的话,那不就是小武他们坐收渔翁之利了吗,到时候,损失的还是咱们皇朝啊!”**轻轻拍着邓灿的手说。

    邓灿眯着俩眼,点了点头:“嗯,**你说的不错,你不愧是我的智囊啊,很好!”

    “邓总,您过奖了。呵呵。”**笑着道,“其实,咱们现在的重心,应该放在和志刚他们的合作上,更稳妥些。要我看,那个小武就是想利用咱们。”

    “你这么说,志刚就不是想利用咱们了?”邓灿问道。

    “志刚,他现在更是需要咱们。光磊刚死,他志刚想要上位,就必须稳住他们公司的那些人,大成是被他搞了,但是,其他的人也不会就这么父他的。利益的面前,真的没有什么亲信兄弟。”

    “否则,就不会有唯利是图这句话了。”**洋洋得意的说道。

    “那,**,你对我,对我们皇朝,是不是也是唯利是图呢?”邓灿半开玩笑对**说道。

    **一听,赶紧说道:“邓总,我可是您一手提拔起来的啊,我就是对谁不好,我也绝不会对邓总你不忠的!”

    邓灿笑着拍了拍**,说道:“呵呵呵,**,你别那么紧张嘛,我只是随便一说的,这话你别当真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