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九章 爱就一个字

    “三哥,我知道这件事情,我迟早得面对你。”

    “本来,我打算先找到二平的,但今天我收到……”

    段小波不忍心再说下去。

    景三儿面沉似水,看向段小波说:“事到现在这样,你才想到告诉我?”

    “三哥,这里面也有我们的错!”这时,站在景三儿身后的张佑硕也跟着说道,“我们也都瞒着你来着。”

    景三儿这次并没有打断他的话,但他却看都没看他一眼。

    景三儿知道,不管是出了什么事情,罪魁祸首,那肯定就只有段小波一个人,至于张佑硕这些人,那也只是想替段小波分担一下。

    然而,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景三儿根本也没打算问责谁,段小波的初衷也是为了刘家毅。

    所以,对于张佑硕的话,他也只是听在耳朵里,让他把话说完,是给了他起码的尊重,就冲着他叫自己一声三哥,他也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三哥,现在错在我一个人。不论你怎么惩罚我,我都二话没有!”段小波目光坚定的看着景三儿,说道。

    “我现在,就是把你一刀捅死,有用没有,你告诉我?”景三儿拧着眉毛,问道。

    “没有!”

    “你说,是那个叫小武的动的手?”景三儿再次问道。

    “不会有别人!”

    尽管没有亲眼看到,但段小波还是肯定的说道。

    景三儿狠狠点了下头:“有主儿就行。”

    “三哥,你要怎么做,我跟着你!”段小波目光烁烁,看着景三儿。

    “剩下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景三儿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说道,“入土为安,把箱子收好了,等二平的尸体到了一起下葬。”

    “三哥,你有啥消息吗?”段小波问道,似乎,从景三儿的话中,他听出了什么。

    “我现在,先出去一趟。这段时间里,你们要做的,就是不许再有人出事,明白吗!”景三儿手指着段小波问道。

    段小波怔了一下。

    “我他妈问你听明白吗!”景三儿再次沉声说道。

    “……!明白!”

    段小波,这个一向自诩胆子很大的人,在这一刻,也感受到了自景三儿身上传来的那种气息。

    那种感觉,让人不寒而栗,即便是如段小波这样的,也不能豁免。

    ……

    一小时后。

    一台黑色牧马人出现在分局的门口。

    一个面容粗糙,穿着军绿衫的中年男人走下了车。

    “我,不敢进啊?”中年男人还回过头,瞅着车上的二人。

    “你是家属,这事必须你去。”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对他说道。

    “……哦。”男人的样子,看上去非常的朴实,带着一股乡土的气息。

    随后,他转过身,红着眼睛走进了分局大门。

    车上。

    “我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景三儿将车窗降下,掏出一根烟,说道。

    宽哥嘴唇动了动,随后说:“也许,这就是命吧。如果里面的人,就是二平的话。”

    “二平的后事,我来办,包括找到凶手,替他报仇。”景三儿目光森寒的说了句。

    “这事,就不用你了。”宽哥说完,看向窗外。

    “你生我气?”

    “和那个没关系。”宽哥说着话,又看向景三儿,“我如果真生你的气,就不会这么快就赶回来,跟你一块儿处理这件事了。二平,是我一个兄弟,他的后事,自当是我来处理。”

    “宽哥。你得让我心里过得去一点。”景三儿诚恳的说道。

    的确,对于二平的事情,景三儿自认为没有办好,而让二平送命,这就得他负责。

    即便是段小波造成的,那最后也要他景三儿承担,就只为他们都叫他一声,哥。

    一声大哥,一生大哥。

    “三儿。答应我,如果这事真的是小武干的话,让我来处理。”宽哥沉声说道,并不容反驳。

    景三儿看着他,没有说话,但此时,不说话似乎就代表着已经默认了。

    ……

    出租房内。

    刘家毅穿上了衣服:“你是我第一个女人。我,会对你负责的。”

    这句话,直接将陈娇逗笑了。

    “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陈娇歪着脑袋,看着他问道。

    他知道这个小子迂,但却没想到,他还这么傻。

    “我只知道,你对我好。”刘家毅依然执着的说。

    “呵呵,好?我对谁都这样,你别自作多情了。”说着话,陈娇拿出一个塞了八块八的红包,递给刘家毅说,“这个,你拿着。你还是个雏儿,你就想对我负责?”

    刘家毅看着陈娇手中的红包,愣住了,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又代表着什么。

    “我会对你好的,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刘家毅依然坚定,就好像一个少女将终生都托付给了她第一个男人一样的坚定不移。

    此时,陈娇也愣住了,似乎,这样的话,也只有从这个男人的嘴里,能说出来。如果,他现在能算个男人的话……

    许久,陈娇缓过神来,一笑说道:“你能养我吗?你养得起我吗?”

    这句话,直接把刘家毅问愣住了,他似乎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

    “呵。”陈娇再次一笑,“你还是回去好好上课吧。”

    “不行!我要养你!”刘家毅直接站起身,看着陈娇。

    “这个,是我奶奶给我的平安扣,说能保人平安的,我和我哥都有一个。而且, 这个以后我是要给我媳妇的。”说着话,刘家毅将脖子上戴着的平安扣摘下来,放到了陈娇的手里。

    “你这个,我不能要……”陈娇怔怔的看着手掌中,羊脂白玉的平安扣。

    她并不知道这个物件会有多贵重,但是,她却知道,这颗心有多重的分量。

    至少,从来还没有一个人,对她这样过,那些人都只是在馋她的身子,他们之间做的,也仅仅是交易而已。

    甚至,她也从没有奢望过,自己有一天,会获得真正的感情,或是爱情。

    或许,在多年前,她还是一个懵懂对于青春抱有幻想的少女时,曾经憧憬过,但,那似乎已经过了很久,理她很遥远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