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八章 三哥,知道了

    大闯自己下地,一个人慢走着。

    “哎,你怎么下床了?”正进来的景三儿,看着大闯问道。

    “哦,没啥,我这不得溜溜吗,大夫也说了,不能老躺着。”

    “可你这伤口,还没痊愈了啊!”景三儿说。

    “当年,你身上中了刀,你躺了半个月,就起来干活儿了,那还不是啥都不耽误。”大闯笑着说道。

    “你跟我比啊,你那时候不是还说,我挺牲口的么。”景三儿一笑,说道。

    随后,景三儿又看向周围,问道:“哎,今天那个女警官,没过来啊?”

    “呵呵,今天他有任务,据说是,在河道下游,发现一具被剁了手脚的尸体。”大闯捂着腰说道,“不行了,我这还真得躺会儿,这伤口一挣还就是疼。”

    “嗯。”景三儿听后,心里就觉得有些不踏实,但又说不上是哪不对劲。

    “你说,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呢,你说,这是图财还是害命啊,这有多大的仇啊,还至于把人大卸八块了。”大闯说着,躺倒床上。

    “现在这年头,啥变.态没有啊,对了,死的是男是女的啊?”景三儿问道。

    “是个男的,她接了电话就走了,说死因,还得等技术科鉴定。”

    “她连这个都跟你说了?”景三儿问道。

    “咳,这不她打电话时,我听到的么。咳,我倒想不听了,可得成啊。”

    “你到底,对那个女警,有没有意思啊,你要是没意思……”

    “怎么,你有想法?”

    “不是,我不是那意思,我意思,你别耽误人家啊。你没看她现在,都快把你这当成家了吗。你家的钥匙,恐怕现在除了我,就得给她再准备一把了。”景三儿说道。

    “对了,工程上进展的怎样啊?”大闯问道。

    “都挺好。你快点好,很多事还都得等你主持了。”

    就在这时,景三儿的手机响了起来。

    景三儿掏出手机后,看到上面的电话号码,不由眉头微微一皱,随后站起身接通说:“喂?”

    “三哥,二平出事了。”

    当听到这话后,景三儿立刻说:“先别说了,十分钟后,在公司见。”

    说完,直接将手机挂断了。

    “谁啊?”大闯瞅着景三儿问道。

    “哦,公司那边招投标的事情,我现在就得回去,那啥,你中午吃饭没问题吧?”景三儿说着话,就要出屋子。

    “哦,没事。小庆每天就是自己不过来,也得叫人给我送饭来,耽误不了我吃饭。”大闯说。

    “那就行,你好好养着吧,回头再说。”说完,景三儿的人已经快步走到大门口。

    咣。

    门关上了,大闯靠在床上,目光深邃,他知道,这个电话必定不简单,他是去公司没错,但绝不会是什么招投标的事情,八成,又是段小波那边出了什么事。

    因为,在刚才景三儿掏出手机的那一刻,和自己看到段小波来电时的表情,如出一辙。

    ……

    十分钟后。

    一台黑色牧马人,停在龙腾建业公司大门口。

    而此时,浩子等几个人已经守在大门口等着他。

    一见到景三儿下车,这几个人就迎了上去。

    “出啥事了?”景三儿一边快步走着,一边问浩子。

    “小波在手机里,没跟你说吗?”浩子问道。

    “我没让他说,我觉着肯定是出啥事了,刚才我在大闯那。”景三儿解释道。

    “哦,你进去就知道了。”浩子并不认识二平,他只是知道出大事了。

    听到这话,景三儿只是下意识看了他一眼,但还是没做停顿,直接奔着办公室走进去。

    一进到办公室,景三儿就看到段小波,张佑硕等几个人,早都已经在屋内候着自己了。

    “三哥!”

    一见到景三儿, 这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叫了一声。

    “出啥事了?”景三儿直接奔着段小波就走过去。

    “二平,出事了。”段小波声音不大的回了句。

    “……!”

    景三儿瞬间怔住了,他最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

    段小波一脸愧疚的看着景三儿,单单只是这一个表情,似乎就在对景三儿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说,到底怎么了?”景三儿问道。

    “二平,可能遇害了。”景三儿说到这,头低下了。

    “啥玩意儿?”景三儿瞬间皱起眉头,“你他妈刚说啥!”

    这话,即便是对于景三儿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打击,虽然景三儿一贯都是处变不惊,但二平毕竟不是他自己的人,这是宽哥专门托付给自己,让他帮着照顾的一个兄弟。

    而现在,这人却在自己的手上出事了,这样一来,那别管是谁弄出的事,都肯定会算在他景三儿的头上了。

    因为,宽哥毕竟只把二平交给他了。

    景三儿虚着眼睛,盯着段小波,沉声问:“怎么回事?”

    那啥……

    此时,张佑硕冲身后的人一使眼色,那些人全都知趣的出去了,屋内,也只剩下张佑硕和段小波,景三儿几个人,即便是六子和浩子都没能留在屋内。

    “三哥,这事不能全怪小波……”

    “没让你说话!”景三儿只是这一句话,就让张佑硕封嘴了。

    他留下来是为了什么,景三儿当然清楚,可景三儿的脾气,他们却更是清楚,他如果发作,即便是张佑硕在这,也是毫无用处。

    谁也救不了段小波。

    “三哥,我弄出的事情,我自己扛。”

    “你扛,你怎么扛?”

    景三儿眯着眼睛,看着段小波,“我得对宽哥负责,你懂吗!”

    “跟我说,二平是怎么出的事!”

    ……

    “啪!”

    段小波的话从头到尾,都对景三儿说了,紧跟着,就是景三儿反手一个巴掌,狠狠甩在段小波的脸上。

    张佑硕就这么瞅着段小波,他想上去,但他知道,此刻他也根本就拦不住。

    而且, 这事情怎么拦?本身就是出在段小波的身上,你还不让景三儿动手了?

    段小波嘴角流出血,但却擦都没去擦,只是看着景三儿说:“三哥,我错了,你打吧。”

    “我他妈就是打死你,有一点用吗!”景三儿手指着段小波,问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