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四章 账要算!

    邓谦走进了房内后,直接走到里屋的一张床边。

    此时,床上躺着的人正是小果儿。

    “谦哥。”小果儿的面容憔悴,此时看到邓谦走进来,声音不大的叫了他一声,随即,身子还要往上挪,想要靠着床头,跟邓谦说话。

    邓谦冲他一摆手说:“果儿,你身上还有伤,就躺着吧。”

    小果儿微微点了下头,看得出,他哪怕身子稍微动一下,伤口都是特别的疼,邓谦这样一说,索性,他就没再动。

    “这两天,伤势养得怎么样?”邓谦问道。

    “多亏你安排的哑巴姐,日夜照顾我,我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小果儿黯然说道。

    “果儿,你安心养伤,你的仇,我会替你报的!”邓谦虚着眼睛说道。

    “谦哥,不要,你把机会留给我!好么!”小果儿赶紧说道。

    “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要静养一段时间,不然伤口再次挣开的话,就很麻烦了。”邓谦一脸关心的说道。

    “哥,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帮你,我真的是没用!”小果儿皱着眉头,咬牙说道。

    “果儿,你什么都不用想,这段时间里,你就好好的养伤,需要什么,就跟我说∫只要你的伤尽快能好起来,其他的都在其次,你明白吗!”邓谦看着小果儿的双眼,问道。

    小果儿怔了一下,随后微微点了点头。

    此刻,小果儿深深感受到了自己在邓谦心目中的地位,而邓谦所说的话,也深深的打动了小果儿。

    对于小果儿这样的人来说,他是最怕别人对他好的,而邓谦恰恰就是运用了小果儿的这一点,用他的实际行动来感化他,使得他能够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做事。

    邓谦自认为,御人之道,在江东还没有人比得上他。

    “我已经让人在你的账户上打了三十万,钱不多,就当你这段日子以来的营养费吧。”邓谦继续说道。

    “哥……我什么都没做,你就给我打钱?~!现在我在这里养伤已经花了不少钱了,你怎么能这么做呢,这不行……”

    “果儿,你听我说,这点钱,真的不算什么,比起你为我做的事,这简直就不值得一提,你明白吗,我现在就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你好好给我养伤,什么都别做,什么都不用想!”邓谦看着小果儿,缓缓说道。

    小果儿的嘴唇动了动,却始终没有再说出话,此刻,他的眼眶子已经红了。

    ……

    石坡同马老板简单在一间路旁小饭店吃过饭后,顺利的搭上了一辆开往南省的大巴。

    路上,马老板一直在举着手机打电话,但是,时间不大,他的手机电量就不足了。

    “石坡,借我你的手机用一下。”马老板举着滴滴直响的手机,转身冲石坡说道。

    “我的手机进水,已经开不开机了。”石坡回道。

    马老板搓了搓脸蛋子,说:“我在这边还有个朋友,这样等会儿进了省城,你和我去一趟?”

    “我?有必要同你去吗,下了车,我们就各奔东西。”石坡面无表情的说道。

    “各奔东西?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回去吗!”马老板皱着眉头,冲石坡说,“我们两个联手的话,那江东一定就是咱们的,江东舍你我其谁啊!”

    “你对江东感兴趣,可我并不感兴趣!如果我愿意回去的话,那我早回去了,咱们也就遇不上了!”石坡直接拒绝道。

    “你在跟我讲条件?没关系,你说,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好不好?!”马老板渴求的看着石坡说道。

    对于马老板来说,他慧眼识珠,看得出他要想重出江东,身边就必须有石坡这样的人才,而对于石坡曾经是陆建明手下的四大金刚之首,他却一无所知。

    如果他连这一点都知道的话,那他会直接对石坡开出价码的。

    之所以他到现在没有对石坡有具体的承诺,他是在等石坡开口,马老板是个精明的人,他知道开价方面,永远要让对方先开口,这样,自己才能有利的同对方周旋。

    “如果我帮你得到江东,在江东的所有生意,我们四六分!听好了,是我六,你四!”石坡此时,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这句。

    “……!”马老板根本没有想到,石坡会说出这样的话,在他的眼里,只要给石坡加以利诱,那这件事情就基本上没多大问题了。

    但是,石坡张口就要六成,这无异于狮子大开口。

    在马老板的眼里,也许,石坡根本就没打算过同他合作,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他要一口将马老板要跑。

    ……

    江东市分局大门口。

    一台奔驰商务车,挖了道旁。

    随即,车门打开,吕乐同一个身着休闲西服的青年走下了车。

    “吕哥,这两块料可是真行,一帮人打不过人家两三个,还被警察抓进来,真是丢了咱的人!”此时,那个青年说道。

    吕乐深吸了口气,说:“怎么说,他们俩都是我的兄弟,先想法子把他们捞出来再说吧。”

    说完,两个人走进了分局大院。

    与此同时。

    段小波已经做完笔录,一个人从大楼走出来。

    他刚走到大门口,却正迎上走进来的吕乐。

    此时,段小波的目光有些凝重,他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这个朋友。

    “小波啊。”就在段小波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时候,吕乐却先开了口。

    “呵呵,吕哥。”段小波似笑非笑的冲吕乐打了声招呼。

    此时,跟在吕乐身边的那个青年,也瞥了段小波一眼。

    而两个人四目相对时,段小波却从这个人的眼中看出了不简单。

    随即,段小波又冲吕乐说道:“吕哥,你手下的人可是真厉害啊,我跟我哥吃顿饭的功夫,他们都能拿着砍刀砍我们!”

    吕乐的脸上,此刻也露出不悦的说道:“小波啊,你说的这事,我一开始,是真不知道啊,这个祥子, 我都告诉他不要耿耿于怀了,他这是还记着你的仇了,我这次过来,就是要说说 他的,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兄弟,大闯也是我的朋友,他们怎么能这样子呢!”

    tt:///txt/88078/

    。_

    【悠閱書城一個免倏磿膿源a軟螅沧渴謾需ggle lay下載安裝,坦謾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代码开始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