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五章 仁至义尽?!

    段小波听到吕乐的话后,冲他微微一笑,说:“当然,吕哥,我肯定是相信你的,这次的事情一定就是祥子对我和我哥耿耿于怀了。咱们兄弟还是兄弟,一点不耽误。”

    “呵呵,小波,你这么说,让哥这心里就舒坦多了,我还怕你误会我……”

    “哥,那你现在过来干啥呢?保他们几个?”段小波没等吕乐的话说完,就问道。

    “哎,虽然说他们不争气,可到底还是我的兄弟啊,知道的,是他们不懂事,冲撞了你跟你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做大哥的,兄弟出了事情,都不管兄弟了!你说,我这个做大哥的,是不是也挺难的啊!”吕乐冲段小波皱着眉头,摊手说道。

    段小波一笑,说:“吕哥说的话,简直是让我没话可说啊,那行,吕哥请便,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那好,小波兄弟,咱们有时间再聚!”吕乐冲段小波客气的说道。

    “嗯。”段小波应了一声, 就同吕乐错件而过。

    “哎,小波!”此时,吕乐又叫住了他。

    “怎么了?”段小波站住脚步,问道。

    “替我跟刘家闯说声抱歉,等有机会,我一定登门,亲自跟他说说这事!”吕乐态度还算诚恳的说道。

    “行,我知道了,吕哥。”段小波说完,直接走出了大门口。

    段小波刚走开,吕乐身边的青年,便问吕乐说:“吕哥,这就是那个段小波?”

    “嗯。”吕乐点了下头,说:“进去。”

    “切。”青年瞅了大门口一眼,轻蔑的说,“虎了吧唧的!”

    “老白,你要是看轻了他,你可就错了!记住,别以貌取人!”吕乐冲身边的青年,说道。

    “知道了。”老白随口回了句,跟着吕乐走进了大楼。

    ……

    “闯,我不是催你,我小舅子让人砍这件事,还没完,这二手车交易市场就黄了,这还给人活路吗!你也知道,现在这游戏厅的生意,不好做了,我这下半辈子还指着这个了!我总不能天天让跟着我的弟兄们,还天天拿着管叉子去要账吧?”

    大闯举着手机,听着手机另一头,邹玉杰在对他絮叨着。

    大闯也明白,邹玉杰跟他说的也都是实情,对于邹玉杰这样的老混子来说,能够守住一亩三分地,能过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生活,他就已经很满足了,而这一点对他来说本不过分的要求,现在也快成为泡影了。

    所以,邹玉杰的心情,他还是能够理解的。

    “杰哥,你说的我都明白,现在我也正在让兄弟们查……”

    “闯,你不用查了,我已经问明白了,二手车交易市场的黄老板,就是让一个叫吕乐的给挤兑黄的,吕乐这是要干啥啊?我知道他,他是在西郊的,怎么着,也要跑咱江东市来分一杯羹了?!”邹玉杰用话激着大闯说道。

    “杰哥,你说的事情,我也了解一二,不过,你先别急,这事儿我一定办,你相信我,行吗?”大闯对着手机语气尽量平和的说道。

    “闯啊,我不是不相信你,可我小舅子陈诚,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啊,这医药费花了多少,咱先不说,可我这口气呕着出不来啊!”邹玉杰有些着急的说。

    大闯并没有直接答应他什么,而是回道:“行了,杰哥,这事儿我知道了,你等我消息吧,好么?”

    “……行,闯啊,反正这事儿你知道了,没关系,有啥事你尽管跟我说,只要还用得着杰哥,杰哥立马过去!”邹玉杰回道。

    “呵呵,行,杰哥,就先这样。”说完,大闯放下了手机。

    “这个邹玉杰,我瞅着他是瞪着鼻子上脸啊,你对他都仁至义尽了,怎么,好像你还欠着他什么似的!”此时,小庆在旁边说道。

    大闯看了小庆一眼, 说:“也不能这么说吧,毕竟,杰哥当初还是帮了咱们不少的。”

    “不少?你也没少给他办事吧,要是说谁欠着谁的,我看他倒是欠着你的更多!”小庆挺不服气的说道。

    大闯笑着拍了拍小庆的肩膀,说:“你啊,哪都好,就是……”

    “就是这个脾气不好,是不?那得分跟谁,对邹玉杰这样恬不知耻的老混子,你就得能拉下脸来!咱们现在的事儿已经够多了,怎么,你还得管他这个破事儿啊,那二手车交易市场,跟咱有毛关系啊!”小庆皱着眉头说道。

    “呵呵,这件事我有数,你就别气不过了。你就把这给我照应好了,我就谢谢你庆哥了。”大闯说着,掏出中华,抽出一根递给小庆。

    小庆将烟接过去后,嘴里还念叨着:“不是,我就说这事儿。”

    “咔!”大闯给他点着了火,递到他的烟跟前。

    小庆这才不再说什么。

    ……

    江东市机场大厅的门口。

    阿超背着行李包,转身对拖着行李箱的邓灿说道:“好啦,阿灿,就送到这里吧,把箱子给我吧。”

    说着话,阿超接过了邓灿手中的行李箱。

    “阿超,能不能不要走了?”邓灿看着面前的阿超,表情中带着不舍。

    “哎呀,开什么玩笑啦,机票都买好了,你现在要我说不要走,呵呵,不要这样嘛,让别人看到,还以为咱们两个是那种关系啦!”阿超笑着冲邓灿说道。

    “呵呵……”邓灿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你还是那么没正形!”

    “哈哈,改不了了,伯伯就是这样的性格啦!”阿超笑着回道。

    “你就不同你的朋友告个别了?”邓灿问道。

    “你是指的刘家闯吧?不了,现在你们皇朝跟他闹得挺不好,我就不要再搞事情了。”

    “你是你,跟我们没关系的。”

    “还是不要啦!”阿超笑着摆手说道。

    邓灿嘴唇动了动,随后说:“我这里其实还需要你的帮助,可你走了,我怎么办?”

    “阿灿,路都是要自己走的,更何况,你还有一个亲大哥照顾你,如果你现在没有进皇朝慢摇的话,我还可以跟你待上一段时间,现在,看着你已经如愿以偿,我就可以放心的走了!”阿超拍着邓灿的肩膀说道。

    今后,都是要一个人了吗?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唯一的朋友,即将离自己远去,邓灿的心里久久难以平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