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零章 不信命!

    陈恩静正对大闯说着话,突然就瞅见门口有两个喝多的人,在对着他们这边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

    随即,陈恩静的黛眉微皱,冲大闯问道:“门口那两个人,是不是跟你们认识?”

    “谁啊?”段小波说着话,就要回头。

    “别回头!”陈恩静冲他说道,随即,拿出手机对着段小波同大闯,而手机的屏幕正对着外面的方向。

    “看到了吗,就是这两个人!”车恩静声音不大的说道。

    “是他?!”段小波瞬间眉头一皱,说道。

    “怎么,真的认识?”陈恩静问道。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找我俩的?”大闯问道。

    “我是凭直觉的,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个职业,直觉都是很准的!”

    “但也有例外!”大闯莫不经意的回了句。

    “请你尊重我们的职业操守!”陈恩静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俩小子,要干啥?”段小波说道。

    “现在,咱们不知道他们要干啥,先别动“作不知道,点菜!”大闯说着话,拿起菜单,递给段小波。

    “我怎么感觉,他们像是来者不善呢?”陈恩静问道。

    “怎么,这又是你的直觉么?”大闯问道。

    “我说过了,我们做这行的直觉,往往都是很灵敏的!这两个人,肯定有问题!”陈恩静说道。

    “没错,外面的人,跟我们有仇!”段小波说道。

    “有仇?你们怎么这么多仇人呢?”陈恩静瞅着大闯,问道。

    “呵呵,你懂得。”大闯随意回了一句。

    “我懂什么啊,我不懂!如果你们在这里有握的话,我劝你们赶紧离开!”陈恩静说道。

    “这,不像是一个警花该说的啊,惩奸除恶,不是你们的己任么!”大闯半开玩笑的问道。

    “现在,不是跟你们开玩笑的时候,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我们什么都做不了,你明白么!”陈恩静一脸认真的说道。

    “那就是说,得等出了事之后了?”大闯再次笑着问道。

    陈恩静摇了摇头,说:“我没功夫跟你在这开玩笑,既然小波都已经说了,外面的两个人和你们有仇,那你们继续留在这,原则上就是有握的!”

    “可我办事,是没原则的,呵呵,没事,说请你吃面,就请你吃面!”大闯笑着说完,掏出了烟,就要点上。

    “哎,我说你是不是不知道好坏话啊,我现在这么说,是在为你好!”陈恩静冲大闯板着脸说道。

    “我只知道,我现在要请你吃面,其他的事情,都要往后靠!”大闯说话的同时,点上了一根烟。

    “看到了么,我哥就是这么霸气!”段小波笑着,摸过了烟,抽出一根,自己也点上了。

    “你们这是匹夫之勇,你知道吗!”陈恩静抻着脖子,冲段小波说道。

    大闯深吸了一口烟,随后淡淡吐出了一口烟后,说道:“你这话说对了,没点匹夫之勇,我们也混不到今天!”

    陈恩静对着大闯摇了摇头,她知道,她是说不懂大闯的,也只有深叹一口气。

    大闯知道,陈恩静这是真的在关心自己,但是,他真的也没把门外的祥子和金子两个人当回事。

    大闯也知道,这两个跟着吕乐来的外来户,从来就没有服过自己,而同老赵那件事的摩擦,更是加剧了他们之间的不和。

    因此,即便是这次,大闯明知道祥子和金子要对他动手,他也要等着他们过来,为什么,他要把他们一次性弄服,否则后患无穷!

    面上来了,大闯伸手冲陈恩静做了个请的手势,说:“吃吧。”

    陈恩静赌气的从竹筒中拿起一双筷子,在桌上戳了两下后,快速吸溜起了面来,完全不顾她淑女的形象了,也许,她也从来没把自己看作一个淑女吧。

    “呵呵,警花就是警花,吃起面来,都这么英姿飒爽的!”段小波啧啧感叹道。

    “姐,就蒜不?”段小波说着话,还递给陈恩静一头蒜。

    陈恩静二话不说,直接从他手中接过来,一口咬下半头,就着面,大口吃了起来。

    与此同时,大闯和段小波要的面也端了上来。

    大闯冲段小波说:“吃吧,吃完好干事!”

    段小波一笑,没说话,直接从竹筒中拿出两双筷子,递给大闯一双,自己拿起一双,快速吃起来。

    面馆外。

    此时,一台出租车挖了道边,跟着,从车上下来四个手持报纸裹着的砍刀的青年。

    踏踏踏!

    几个青年跑到祥子的跟前,问道:“祥哥,人呢!?”

    “人就在里面吃面了,待会儿他们一出来,你们就上去砍!”祥子瞪着面馆的大门,冲那几个人说道。

    “行!”说完,几个人全都散去,躲在不同的位置,就等着大闯和段小波走出来了。

    就在这时,金子走过来,冲祥子说道:“段小波那台车,我也给他四个车胎全都撒气了,他这次是插翅难飞!”

    “好!”祥子摸着下巴,眯着一双露着精光的眼睛,说道。

    ……

    “嗡!嗡嗡……”

    马老板驾驶的卡车,开出了泥泞的道路。

    石坡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将手中的粗树枝扔在了地上,随后快步跑到车的一侧,拽着门把手,瞬间窜上了车。

    老马深吸了一口气,瞅着石坡说道:“真是太悬了,我真以为咱们这车开不出来了,行,你真有两下子!”

    “这个,没什么,以前,我跟着坤将军,比这还艰难的道路都遇上过。”石坡抹了把脸上的汗,说道。

    “只是,可惜了东华了,没想到,来的时候是两个人,走的时候,他却客死他乡了!”马老板摇头叹道。

    “也许,这就是命吧,虽然,我他妈的不信命!”石坡说着话,从车的储物格中,拿起一瓶水,灌了两口。

    “那,你信什么?”马老板瞅着他,问道。

    石坡抹了把嘴,随即看着马老板,说:“我信我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

    马老板听到他这话,长叹了一声,没有在说什么。

    ……

    tt:///txt/88078/

    。_

    【悠閱書城一個免倏磿膿源a軟螅沧渴謾需ggle lay下載安裝,坦謾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代码开始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